意甲

流浪的英雄 第492节 待万物如太上忘情

2020-01-16 14:2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的英雄 第492节 待万物如太上忘情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我和小米娅..就回到了飞空船上面.今天她非常安静.都让我有点吃惊了.

啊.脚踏在甲板上的时候我才想起來.我忘记给小米娅和奈买蜂蜜苹果了.

糟糕糟糕.我怎么能忘记给小米娅买零食的.该死.我现在立刻去买.

“啊.小米娅.稍等一下.我会去买一些东西就回來.”我说着.就像再次启动传送阵下去..不过.米娅却一把拉住了我.

“不要走.”

“诶.”

我疑惑的低下头看着米娅.她用同样坦然的目光看着我:“陪着我好吗.”

......今天的米娅..呃.今天的米娅好...我想说的是什么.脑袋有些奇怪.怎么也想不起來了.不过既然米娅不想让我走.那就不走好了.

她可能是有些害怕吧.毕竟刚刚看到了许多恶魔的尸体.都怪我.我这个笨蛋.居然沒想到这一点.

“嗯嗯.”我点着头.然后笑着伸出手想要摸一摸米娅的头发:“好.那么去大厅坐一坐吧.”

然而.米娅就在我手快要到的时候退缩了一下.我的手也僵持在了原地.

...........................

不、不、不.不管我在想什么.都是错的.那可是米娅啊.那是、我的、小米娅啊..

我感觉内心里有什么东西呐喊着.但是我无视了他.

“好.”米娅突然十分顺从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在了我的身后.拉住了我的衣角.这个动作.让我那愚蠢到家了的疑心全部消失了.沒错.这就是我的小米娅.

我到底是怎么了.遇到那多么的事情.不由自主的患上疑心病了.就算怀疑我自己的手指头突然有了意识.我也不能怀疑小米娅啊.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

嘴角有些抽搐.胸口也发闷.但是我无视了一切.只是领着我的米娅走进了船舱.

进入大厅.外面的寒冷一扫而光.温暖的让人感觉十分安心.我回头看了看米娅.她似乎因为突然从还在下着雪的外边进入这样温暖的地方有些热了.轻轻的扯着公主裙的衣领.

...啊.我在看哪里..我挤了挤眼睛把试图自然点的把视线转移.

“我好累.”米娅抱住了我.差点把我吓得真正的蹦起來.不过我只是低头看着她.说不出话來.

米娅身上那种甜甜的独特气味永远都是那么的好.完全沒有变呢.

“可以陪我躺一会吗.”让我简直快要脑袋炸掉的声线更是在摧毁着我脑袋中的一根弦.

可是、不.不行.我内心的声音大吼着什么.可我只能听懂不行.我自己在试图告诉自己一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刚才到现在到底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感觉这么的痛苦..为什么..明明就是米娅啊.明明..

米娅把手搭在了我的胸口上面.她的小手凉凉的.

哐.哐.

听到了这样声音的米娅抬起了头.她看到的.是我流着泪敲击着自己的脑袋.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心中那想相信的一个还是不相信的那一个这么做了.

我快要被撕成两半了.

“喵.这么快就回來了.”

一个声音的突然出现.让我从头到脚都仿佛突然挣脱了泥潭一样可以行动了.我无力的坐在了地上.离开了米娅的怀抱.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奈狐疑的人立起來看着我和米娅.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弯起嘴露出了猫咪的笑容:“噢.我明白了.看來是本影魔打扰了你们啊.别担心.我这就..”

他硬生生的停住了嘴巴.然后睁大了眼睛看着米娅.

“提瑟琳.提、瑟、琳..喵..”

--------------------------------------------------

明明知道的、明明一清二楚的.一切疑点都尽收眼里.可是.做不到...我做不到.

怀疑米娅这种事情.还不如叫我把大剑吞下去.

观动静.思前后.待万物如太上忘情.

就像是可以无视自己情感的圣人一样去看待万物......我花了整整几十年的时间去学习这个不是吗.

可那是以前.现在、现在我早就..

你已经看到了.只是不愿去相信.对吧.

我真的是这样吗.

................

“提瑟琳.提、瑟、琳..喵..”

我听到了奈的大叫.然后从地上站了起來.米娅依然站在我身边.可是她看看奈.又看看我.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居然在这里.碰到你了啊.”

奈表情复杂到一定程度的看了看我:“到底...你居然让提瑟琳附到她的身上了..”

“......”我的嘴巴微微张开.愣愣的看着...米娅.

“糟糕透顶.糟糕透顶.”奈爪忙爪乱的比划着:“快点从那个妹子的身上离开.”

“做不到.我的身体被残忍的砍成两半了呢.被一个叫做矮人的生物.”

“......”我依然沉默着.

奈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再度看向了我这边:“喵...不要.她并不是坏恶魔喵.是和我一样非常开明的游走在黑白之间的独特善良..”

太晚了.

“米娅.”我拉住“米娅”的手臂.不顾她的挣扎看向那海蓝色的眼睛说:“杨寒哥哥在这哦.我会救你出來的.一定会的.”

“抱歉.”提瑟琳挣脱了我的手.揉着手腕妖媚的向我一笑:“这个女孩子的身体从今以后我接收了.”

我完全沒有理会提瑟琳.而是用前所未有的眼神..足以让神与恶魔都一同颤抖的眼神.搭配缓慢的低沉说:“杨寒哥哥在这里.不要担心.一切、全部都会好起來的.”

终于.提瑟琳也感觉到了.

“做出.这种事情...我要让她的灵魂在混沌之心里面穿梭.经历所有位面所有世界所存在的一切的痛苦.从死亡到疾病.从折磨到摧残.最微小的与最剧烈的痛苦.一个一个的试个遍.哪怕这将会花去我数千数百个世纪的时间......我会让她的灵魂成为苦难的代名词.”

提瑟琳感觉到了.一股能够实现这句话的力量.

四周的空间与她一同在颤抖.

机关医院预约挂号
莆田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青岛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张家口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