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美媒列举奥巴马外交头疼事

2019-10-09 22:36: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媒列举奥巴马外交“头疼事”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5月28日在西点军校2014年毕业典礼上发表外交政策演讲,回应国内外对美国外交政策不力的批评。

  美国有线电视(CNN)在奥巴马讲话前刊文,列举奥巴马政府在外交领域无法回避的5大头疼事。

  俄罗斯:新冷战?

  CNN评述,自从乌克兰爆发政治危机、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后,俄美关系紧张迅速成为奥巴马政府主要的外交危机。美方如何处理与俄关系已经开始考验奥巴马政府的勇气以及美国与欧洲盟友的紧密程度。

  乌克兰危机导致西方阵营与俄罗斯严重对立,触发外界对冷战卷土重来的忧虑。西方对俄罗斯施以多轮制裁,并且取消了6月在俄罗斯索契举行八国集团峰会的计划,以七国集团峰会取而代之。

  美国政府官员声称,俄罗斯经济正在经历由制裁带来的痛苦。但就在本月,俄罗斯与中国达成天然气合作协议。《华尔街》分析,俄中天然气协议的意义已超出商业价值。

  另外,俄罗斯在应对其他国际问题时也有自己的筹码。现阶段,在解决叙利亚化武销毁、伊朗核问题谈判以及朝鲜半岛核问题方面,奥巴马政府都需要俄方配合。CNN因此总结,在当今社会,冷战思维不实际。

  叙利亚:未如愿

  叙利亚危机2011年3月爆发后,叙反对派一直寻求美国支持。只是,美国以担心武器落入极端分子手中为由,不愿向叙反对派提供军事支持,仅同意提供非致命性的援助。

  介入叙利亚危机后,美方的几大愿望非但未能实现,现实情况反而似乎朝反方向发展。

  现阶段,叙利亚反对派势力较弱且不抱团,极端武装却趁乱发展。

  叙利亚持续3年多的冲突中,反对派的主要诉求之一是让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而奥巴马政府也曾谈及想要打破巴沙尔的算盘。而如今,巴沙尔依然掌控大权,且将参加定于6月的总统选举。

  一年多来,美国希望推动叙政府和反对派代表通过和平谈判方式化解危机,而好不容易举行的叙利亚问题第二轮日内瓦会谈今年2月中旬无果而终。

  伊朗:老问题

  多年来,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一直寻求就解决伊朗核计划达成协议。而这份协议有望于7月20日产生。

  按照去年11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在瑞士日内瓦达成的临时协议,自今年1月20日起至7月20日,伊朗暂停部分敏感核项目,西方则部分放松对伊朗的制裁。

  CNN分析,现阶段,仍有几大障碍摆在谈判双方面前,例如今后将如何处置伊朗阿拉克重水反应堆以及福尔多核设施,以及伊朗是否应该拥有为医疗和研究目的提炼低纯度浓缩铀的权利。涉及这些议题时,伊朗方面恐怕不会让步。

  除核问题,伊朗发展弹道导弹也引发美方担忧。

  最近一份联合国报告指出,伊朗仍在继续发展弹道导弹。由于联合国安理会2010年一份决议明确禁止伊朗发展可携带核武器的弹道导弹项目,一些人担心,伊朗在导弹方面的努力可能违反联合国决议,或在打擦边球。美方由此提议,应把伊朗的弹道导弹项目纳入核对话议程,而德黑兰方面则强调,导弹议题不属于伊核问题谈判的范畴。

  反恐:新挑战

  尽管2011年美军特种部队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镇展开突袭并击毙基地组织头目乌萨马本拉丹,但根据美国国务院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基地分支机构近年来愈发猖狂。

  报告说,基地也门分支持续对美国构成最严重威胁,叙利亚内战为一些与基地存在关联的武装组织发展壮大提供了温床,西非和北非的宗教极端组织近期也愈发频繁地发动恐怖行动。

  亚洲:难重返

  CNN评述,纠缠于叙利亚和乌克兰危机迫使奥巴马政府无法实现其先前制定的重返亚洲外交方针。

  按这家媒体的说法,奥巴马今年4月的亚洲行并未取得预期效果。奥巴马抵日访问前,外界认为两国将借着这一契机打破《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停滞僵局,孰料奥巴马却空手而归。

  另外,对于美国在东亚地区的两大盟友日本和韩国,双方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就领土纷争和慰安妇议题,日韩各执一词。

  CNN认为,这些因素都分散了奥巴马政府的注意力,使得美方无法集中精力应对来自朝鲜的威胁。(新华/杜鹃)

  专家:屡战屡不胜凸显奥巴马战略窘境

  2014年美国很忙:先是以乌克兰为赛场,带着欧洲的小伙伴们与普京来了一场颇有些烈度的柔道较量;然后4月顺路走访了叙利亚,向长期没有在军事上取得进展的反对派提供包括反坦克导弹在内的各色武器,还打算把能够有效抗击政府军空中优势的肩扛式防空导弹交给反对派;再后来又在亚洲绕着中国走了一圈,鼓励盟友们坚定地相信美国的战略承诺;最后在5月的第三个星期又给中国送上了起诉黑客的惊喜。

  不过仔细分析一下,奥巴马的这一轮忙碌似乎效果不太理想:乌克兰博弈中普京后发制人,不仅将克里米亚收入囊中,而且在后续博弈中隐约占据了新的主导地位;叙利亚反对派大概还没有完全熟悉美制武器的性能,叙政府军已在阿勒颇攻势中重新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在亚洲,且不说亚信峰会以及中俄海上军演丝毫没有受到美方突然起诉黑客的干扰,而且中方连串的反制措施,已经让白宫决定将司法部长推出来顶缸:说这种涉及动用美国情报-国安系统搜集的情报,且与中美关系相关的起诉,居然是在奥巴马没有直接参与下,由司法部自行其是的结果。而且驱动司法部行动的动力,也就是那几个所谓遭黑客袭击的美国铝、钢铁等夕阳产业部门实施了强力的游说。

  2014年5月的美国,不说进入了屡败屡战的境界,但一个屡战屡不胜的评价还是比较贴切的。其中,撇开奥巴马个人性格层面的因素,比如缺乏传统强势美国领导人那样坚定的政治意志、对政治投机的特殊偏好、以及缺乏识别长期目标并勇于承担的政治品格之外,更加重要的是从屡战屡不胜之中折射出的奥巴马政府战略窘境。

  从美国整体发展战略来看,2008年挟无与伦比的人气击败麦凯恩入主白宫的奥巴马,承担着让美国这个唯一超级大国中兴的使命:在国内,让美国摆脱金融危机的阴影;在国外,让美国走出伊拉克战争的泥潭。变革,那句着名的change,yes,we can能风靡一时,也凸显了美国民众,包括当时还是中情局雇员的斯诺登,对奥巴马政府的深切期望,也寄托着对美国展现有效自我调整能力的预期。

  当然,这种自我调整,并不如预期的那样简单:在国内,奥巴马面对的是盘根错节的华尔街对美国实体经济的强力挤压,以及资本对普通民众福利的挤占;在国外,美国陷入伊拉克战争泥潭以及美俄关系恶化,是超级大国力量失去制衡过度膨胀的必然结果。因此,重新调整并不是一个战术任务,而是长期的战略任务。

  但显然,奥巴马政府决定遵循其在选举期间被证明极度有效的政治动员技巧来进行国家治理,优先选择见效最快的方式来进行。于是人们看到,是美国低估了俄罗斯的意志和行动能力,在还没有获得最后胜利之前就迫不及待地和欧盟争夺乌克兰政权更迭的果实;是美国用最简单的有罪推定和自由裁量来应对中国力量的上升,凭厚脸皮、粗神经和美国中心与美国例外两论支撑下的主观认知来起诉所谓的中国黑客不知道华盛顿方面自己的感受是什么,至少一些在中国研究美国战略的研究者多少是有些失望的。没有人能轻易定义这就是美国衰落的开始,但在奥巴马政府任内美国没有真正把握战略转型的契机,大量的资源和战略机遇被耗费在增加总统个人及其所在党派声望上,真正事关美国长期诉求的问题并没有获得应有的重视。在对外战略中,轻浮乃至近似儿戏的做法等到最初的好奇氛围失去之后,人们才真正思考,今天这个硬实力仍占据垄断优势、软实力仍然很有市场的超级大国,究竟是处在一个难得糊涂的调整期,还是已不可阻挡地进入了下滑通道。

  面对屡战屡不胜的超级大国,中国在长期和战略层面,需要的是对自己清晰的战略认知,需要具备必要的战略定力和智慧,学会与一个迫切需要证明自身特殊霸权地位的超级大国共存下去。维持这种有利的战略环境和舞台压力,对中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文汇报/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 沈逸)

德甲
故事会
手机评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