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63歲老媽媽拿什么來救我的兩個殘疾兒子

2019-11-09 10:08: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63岁老妈妈:拿什么来救我的两个残疾儿子

▲廖雪弟和她的两个儿子

桂林生活讯(见习景碧锋 通讯员郭丽洁 文/摄)盛夏的一个中午,我们来到灵川县定江镇龙口村廖雪弟家时,她刚从村里的砖厂做工回来,正在给大儿子付建明用热水敷背,不断地来回反复擦拭,她说这样儿子就能舒服些然后搀扶他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接着她对小儿子进行同样的热敷擦拭替两个同患强直性脊柱炎的儿子每天擦拭三次,这个简单的动作她已经重复做了20多年

时间回到1988年的夏天一天,廖雪弟8岁半的大儿子付建明和同伴在河里游泳时,被伙伴抓住了手突然,他感觉到肩膀疼,慢慢地肘和肩膀的关节变得红肿,浑身上下僵硬难以活动3年后的1991年夏天,小儿子付明军也患上了跟哥哥同样的病廖雪弟感到天塌下来了经多方求医获知,两个儿子患的是强直性脊柱炎

从此,廖雪弟踏上了漫漫求医路她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就在小儿子得病的那年冬天,她背两个孩子去看病的情景那时汽车很少,她先背大儿子,背了一截就放下,再去背小儿子从龙口村到八里街整整11里路,那时天还下着雪,她就这样坚持着,轮流将两个儿子背到了八里街

兄弟俩最初得病的几年,廖雪弟带他们看中医看西医,每人每个月的医药费就要200元两人吃了整整3年药,病情仍没有好转

当天在廖雪弟家看到,兄弟俩基本什么事都不能做,只能僵直地坐在床边或椅子上由于缺乏药物治疗,哥哥付建明的病情有加重趋势,勉强可以进行简单的交流弟弟付明军的病情相对较轻一些,但脖子一直梗着,不能像常人一样自由转动兄弟俩的吃饭、洗漱、睡觉、起床均需廖雪弟照料经灵川县人民医院残疾等级鉴定,付建明身体残疾为三级,付明军身体残疾为二级

当廖雪弟扶着付建明在院里活动时,看到,付建明已经比身高1.5米的母亲高出一个头廖雪弟的脸上是无奈无助的表情 20多年了,我为两个孩子哭干了眼泪 她已经63岁了,她担心自己和孩子父亲年事已高,孩子今后怎么办

这些年来,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廖雪弟一个人肩上,不仅要照顾两个残疾儿子,还要想办法赚钱养家廖雪弟在村中一砖厂做装卸工,一个月仅有800元左右收入,这就是家里的全部收入家里仅有的5亩田地因无力耕种而被迫抛荒,今年仅种8分田

因为多年的操劳,廖雪弟明显苍老了好多每天清早6点不到就起床做饭,安顿好两个儿子,然后去砖厂,中午匆匆回来做好午饭后下午又去砖厂,每天都是连轴转等晚上回到家,她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她身上的衣衫都穿了好几年了最让人感到心里难受的是那双不知已经穿了多少年的黄胶鞋,脚趾都已经露出了,她也无钱更换

廖雪弟以前住的房子,一到雨天,外面大雨里面小雨,不得已她戴斗笠坐到天明2009年,国家发的征地补偿款和亲友们凑钱给她家盖起了房子,房子盖成到现在已经3年了,还差工人工钱5000元在廖雪弟家见到仅有的两件电器是:电视机是新房落成时孩子舅舅送的,电风扇也是亲戚送的

目前,光给兄弟俩治病每月就得花费3000多元,累计欠下的债务已达到6万元据定江镇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透露,这种病目前还没有被列入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范围

5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从桂林铁合金总厂退休的秦芙蓉阿姨认识了廖雪弟一家几年来,秦阿姨帮助付建明兄弟俩四处求医问药,共资助将近4000元

近年来,定江镇政府及街道办民政部门给兄弟俩先后办理了低保、残疾证及相关的贫困补助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 只要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政府都会全力去帮助但政府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希望社会上能关注付建明付明军兄弟,帮忙解决困难 就在当日,镇上给他们送来了两袋米和4件衣服及部分慰问金

如有热心读者想帮助廖雪弟一家,可直接与其联系,: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