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神门 第五百零九章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2019-12-04 00:5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五百零九章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杀人呢!能不能正视一下?

南域使者们很生气。

七星坊在这个时候安静了下来,而方正直的目光也终于慢慢从平阳的身上移开,再次转向了南域使者们。

“不好意思,把你们几个给忘了,你们知道的,当一个人专注于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很容易就把周围一些不太重要的人和物给忽略掉了。”方正直解释道。

“方正直,你”

“无色无味,白露为霜。”

南域使者们刚准备再说话,便被方正直的话给打断了,紧接着,他们的脸色也都是齐齐一变。

方正直看了看南域使者们,轻轻一笑,接着也也自顾自的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一个酒壶,给自己的杯子里面倒了一杯酒。

“白露为霜,就算是轮回境的人喝下去,也会在一刻钟之内身体处于僵硬,浑身无力,如果是轮回境以下的人喝,差不多得要僵硬半个时辰之久,当然了,这东西最大的好处便是药效一散,全身恢复如常,就算想查,也查不出来,不得不说,此情此景,确实是很不错的选择。”

方正直一边将杯中的酒倒入口中,一边耐心的解释道。

“什么意思?”

“他说白露为霜?”

“听说那东西极为稀有,就算是在黑市也是按滴算的,一滴便值一金,而且还是有价无市,难道,我们都中了白露为霜的毒吗?”

“可是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一些?”

世家公子们听到方正直的话,都是微微一愣,他们当然知道方正直话中的意思,只是,他们不明白方正直为何会知道这一些。

而且,最主要的是,方正直在明知道酒中混有白露为霜的情况下,竟然还大大方方的喝了下去?

他在想什么?

无论是周围的世家公子们,还有南域使者们都瞪大了眼睛望着方正直,根本不明白方正直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何。

“嗯,味道不错,有点透心凉,心飞扬的感觉。”方正直在喝完一杯白露为霜后,嘴角也微微一笑。

“透心凉,心飞扬?”

“他这是在把白露为霜当茶喝吗?”

“要不要这样?”

世家公子们望着方正直,他们觉得一个人可以嚣张,但是,嚣张到这种程度也算是极为稀见。

南域使者们的脸很黑,黑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死吧!”

没有再等下去,也没有再去想为什么燕修和方正直还有平阳会没事,因为,这些已经不重要,现在唯一重要的就是

杀了方正直!

一道道光芒在南域使者们的身上亮起,厚重的藤甲微微的颤动,他们没有再轻敌,因为,面前的敌人并不弱。

相反的还很强。

可是,那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把握。

八名南域使者,一个轮回境初期,其它七名皆为回光境巅峰,这样的实力,对上一个燕修,还有一些七星坊内的侍女,有何所惧?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并不需要打败燕修,只需要分出两人缠住燕修,再趁机拿下方正直便可以。

“这么没有耐心?”方正直看着南域使者们身上亮起的光芒,显得有些遗憾,随即,也撇了撇嘴:“毒这玩意儿,可不是你们的专利!”

“专利?什么意思?”几名南域使者们再次一愣。

对于方正直口中的专利二字,他们并不理解,可很快的,他们就大概猜到专利二字是什么意思了。

因为

当方正直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

整个七星坊内也弥漫起一股浓郁到极致的烟雾,那是从四面八方喷涌过来的灰色雾气,带着异常刺激的气味。

只是片刻间,便将整个七星坊完全罩在了其中。

“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喜欢买那种无色无味又很贵的毒,其实,味道难闻,价格低廉的毒也是很好用的。”方正直的声音在烟雾中响起。

而整个七星坊内的世家公子们脸色却已经由苍白变成了紫色。

用毒?

这家伙竟然在七星坊内用毒?而且,还是如此光明正大,肆无忌惮,丝毫不照顾一下无辜群众的用毒。

世家公子们很愤怒。

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动弹,既然无法动弹,自然就不可能掩住耳鼻,那么,他们又如何能抵挡得了毒雾往他们的身体内钻?

憋气,这个当然没有问题。

可是

能憋多久?

“不要啊,我还不想死!”

“快,快扶我出去,我不想在这里等死啊。”

“啊这是什么味道啊?怎么这么难闻,快来啊,来救救我啊,我还年轻,还没有成家立业啊!”

一个个世家公子们惨叫着,他们想躲,可是,却躲不了,想忍住呼吸,但却根本忍不住,于是,他们只能大声的喊着。

而他们越喊,灰色的烟雾也越往他们的口里钻,那种置身毒雾却又不能动弹的感觉,真的很悲惨。

九皇子林云没有喊,他只是使劲的憋着。

然后,一个制作精致的面具一样的东西便递了过来。

“九哥,戴上这个就没事儿了。”平阳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传入九皇子林云的耳中,接着,又似乎恍然大悟:“噢,忘了九哥现在不能动。”

话音刚落,面具也直接罩在了九皇子林云的头上,然后,一双清彻如水的眼睛也在另一个面具下眨了眨。

“妹妹,你就不能给我白露为霜的解药吗?”九皇子林云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也猜到了一些端倪。

“没有了啊。”平阳再次眨了眨眼睛。

“什么意思?”九皇子林云一阵疑惑。

“总共就只有三份,闻大宝也没有,你看他现在还躺在地上。”平阳一边说也一边指了指已经重新倒在地上的闻大宝。

闻大宝现在很憋屈。

非常的憋屈,他憋屈的并不是平阳没有给自己白露为霜的解药,而是,平阳连面具也没有给自己。

“公主殿下,面面具”闻大宝很不想喊,因为,当他喊出来的时候也代表着毒雾钻进了自己的体内。

可是,他不得不喊啊。

因为

从平阳的表情上来看,根本就没有给自己面具的打算。

“没有了啊。”平阳朝着闻大宝摆了摆手,接着,又指了指套在九皇子林云脸上的面具:“就只有四个,本来确实是给你准备了一个,可是你懂的!”

“我懂”闻大宝看了看九皇子林云脸上的面具,很无奈

,因为,就算九皇子林云在朝中的地位再低。

可也远比他一个侍郎的公子要强。

更何况,平阳都已经自己作了主,他又如何敢说,把九皇子林云脸上的面具拿给我这样的话?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他就算是说,平阳也不可能会去拿。

那么

他唯一剩下的便只能忍耐,死死的忍耐,任由着那刺鼻的气息被自己吸进身体内,直至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而随着闻大宝晕迷,周围的世家公子们也一个个从椅子上滑落,他们的脸上同样有着不甘。

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作为一群旁观的池鱼,总归有遭怏的时候。

烟雾在弥漫了有足足一刻钟后,终于慢慢的散去,而整个七星坊内,也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了一片。

“很不错的毒雾,可是,你真觉得这样就可以对付得了我们吗?”南域使者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与刚才不同,他们的脸上都已经蒙上了黑巾,而那些黑巾上还有着非常明显的湿润,也不知道那些水是从何而来。

“咦?原来这样真的可以防毒啊!”方正直看着南域使者们脸上的黑巾,轻轻一笑,一脸的玩味。

“受死吧!”

“等一下。”

“你还想说什么?”

“你看,现在所有人都晕过去了,这里也没有外人,不如干脆说出你们的身份,让我死得明白一点。”方正直一脸期待道。

“哈哈哈方正直,你当我们是傻子吗?”南域使者们一笑。

“原来还是有点智商的,不过,说不说的其实也无所谓。”方正直听到这里,也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抬起头看向上方七个巨大的白玉悬台:“可以开始了。”

“可以开始了?什么意思?”南域使者们微微一愣。

而白玉悬台上的七名头牌在听到方正直的话后,也都齐齐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一齐恭身朝着方正直一福。

“是,供奉大人!”

“代奉大人?!”南域使者们看着这一幕,脸色也都完全变了,到了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自己等人为何会进局了。

他们的计划并没有问题。

甚至在来到七星坊之前,他们便已经提前收买了七星坊内负责酒水的小厮,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他们都是亲眼看到小厮将白露为霜放入到了酒中。

不单如此,他们还在七星坊中安排了眼线,直到确定所有世家公子还有方正直和燕修等人完全将酒喝下去后,他们才出现。

很完美的计划。

先下毒,再以南域使者的身份出现,这样就算是杀了方正直,也有合理的理由,毕竟,这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的“事实”。

最主要的是,一旦成功,还可以全身而退。

有了南域使者的身份,这起案子要查便不容易。

大夏王朝必然会顾虑到国邦之间的友谊,而南域方死不承认有派出使者来大夏,也属于合情合理的推卸范围。

作为一个邦国,维护几名为世子报仇的使者,太正常了。

此事到了后来,即使南域不承认,所有人也依旧会认为此事是南域所为,只要他们今夜成功出京,这起案子最终的结果只能不了了之。

可是

他们错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七星坊是方正直的。

当七星坊成为方正直的地盘,那么,一切的计划就只能是水中泡影,班门弄斧,小厮下了白露为霜又能如何?

方正直只要知道此事,便必然会有所准备。

而结果,也正如预想之中的一样,方正直放任他们下毒,也大大方方的把白露为霜喝了下去。

唯一的目的,自然是“引君入瓮”!

“叮!”

悠扬的曲乐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打断了南域使者们的思维。

琴声,瑟声,鼓声

七名头牌手中的乐器几乎在同一时间奏响,各种各样的乐器声混合在一起,充斥着整个七星坊。

虽然,这些乐器并不一样。

但是

所奏的曲乐却是一致。

“十面埋伏!”

这是一首琵琶曲,但是,却可以由别的乐器一起合奏,被称为十大古曲之一,整曲有起,承,转,合的布局性质。

可以用气势磅礴来形容。

“是音律之道!”

“而且,还是七音阵!”

“十面埋伏真是讽刺啊!”

南域使者们的脸色在这一刻再次一变,当耳边传来这首古曲声时,他们便明白这并不是普通的曲乐。

因为,他们都有一种如遭雷击的感觉,就像天空中有着一个一个巨大的石头朝着他的砸落下来一样,不停的疯狂撞击着他们心脏。

这也让他们不得不拼命的抵抗着。

“原来七星坊,竟然是方正直的?而且,他还早就埋伏下了这么多的人?看来今日自己所来,倒是多余了。”

九皇子林云的目光在这个时候也看向了上方的七名头牌,有了面具的保护,他自然不像周围的世家公子们一样昏迷不醒。

但正因为如此

他的惊讶,也无以形容。

音律一道。

而且,还是如此高深的音律一道。

如何不让他惊讶?

九皇子林云没有开口去问,也没有再说话,更没有将他来七星坊的目的说出来,他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体内白露为霜慢慢消散。

然后

他也该默默的离开。

曲乐在这个时候慢慢变得急切,就像一座高山从天际压下,而所有的南域使者们则是一个个面色惨白,表情痛苦。

九皇子林云的目光在这个时候从七名头牌的身上收回,转向旁边正一脸微笑的望着南域使者们的方正直。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未完待续。

...

轻微尿失禁用哪种纸尿裤
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药品
前列腺肥大增生怎么治
希爱力什么情况下不能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