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风魔 第四百三十七章:沙漠之狐(一)

2020-01-16 23:10: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四百三十七章:沙漠之狐(一)

眼看着亲人一个个从天而降,黄梦笔那十几个惊魂未定的兄弟一个个都放下心来,对萧寒更是感激涕零。

拖家带口的有好几十号人,卡拉和雷子一下子也带不回来,所以就先将人归拢到一起,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集中起来,然后往返了三次,才将所有人都驼了回来!

等张狂派来的抄家的人赶到的时候,早已经是人去楼空,这到反而帮了他一个不小的忙,说明黄梦笔等人是蓄意的哗变的。

这样一个有力的佐证反倒帮助他脱去不少罪责,这也是萧寒事先没有想到的。

家人相见,自然是喜极而泣,他们所处的位置虽然比较隐秘,但离武士之城比较近,所以一到齐,萧寒就决定立刻上路!

这将进六七十人,四辆马车肯定是不够的,萧寒就只有让老弱妇孺乘坐马车,他们则步行尾随其后。

黄梦笔等人也都换了衣服,打扮成护卫随行。

“黄兄,我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与你们一道,这里是一百万金币,你拿着,此去风城行程万里,你们一行可以先化名注册一个佣兵团,招揽一些人手,然后再上路!”萧寒吩咐卡拉又购买了数辆马车和上百的马屁,还有兵器、护具和粮食物资等交道黄梦笔的手中道。

“主上请放心,这里的地界我太熟悉了,我们人数不少,现在就上路的话,肯定会被追缉,我想先找个地方藏上一两个月,然后再按照萧城主的意思,看还有没有跟我们一起走的弟兄,咱们拉起一支队伍再去风城不迟!”黄梦笔感激不已道,一百万金币可不是小数字,萧寒说给就给,这份信任比自己在武士公会处处的被怀疑排挤要强太多了!

武士公会虽然把他养大,并培养成一位剑圣。可只是把他当做是一件工具,工具是没有思想的,但是人是有的,为公会卖命四十年。好几次命悬一线,已经算是报答了公会的养育栽培之恩了,如今公会小人当道,已经没了自己的活路,是公会舍弃了他们这些工具。那就不能怪工具自己自谋生路了!

“你这个计划非常好,不过这样一来恐怕一百万金币不够了,这样吧,我再给你四百万,你给我拉起一支五千到一万人的队伍回去,怎么样?”萧寒又掏出四张一百万金币的魔晶卡,递给黄梦笔说道。

“好,主上如此信任梦笔,我保证会带一万人马回去!”黄梦笔一咬牙,大声说道。

“好。我在风城等着你!”萧寒非常开心的拍了黄梦笔一下肩膀道。

“谢主上信任!”

“你呢,小心行事,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首要,明白吗,我可不想为了这个,而损失你这样一员大将!”萧寒嘱咐一声道。

“主上放心,我不会鲁莽行事的。”黄梦笔心中一阵激动,在武士公会,哪怕对他十分赏识的雪崩副会长,也不曾说过这样的话。显然自己找到了一个关心体恤部下的好主公。

“你是火属性体质吧?”萧寒问道。

“主上好眼力,我正是火属性体质!”黄梦笔坦诚回答道。

“火属性体质的人一般修炼偏火属性的斗气,你修炼什么斗气功法?”萧寒这么问有些冒昧,属性功法都属于个人隐私。一般情况下,不是可以信任之人,那是不会告诉的。

黄梦笔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修炼的斗气功法叫做火纹诀,是一种中级火系功法!”

“以你剑圣的身份,难道武士公会没有给你准备一道高级的斗气功法让你修炼吗?”萧寒奇怪的问道。

“高级功法。谈何容易,武士公会中高级功法每系也只有寥寥数种,火纹诀的高级功诀叫做火旋诀,只有等我突破了神级恐怕才有资格学到。”黄梦笔一脸的黯然道,身为一个武者,高级功诀对他的吸引力是非常巨大的,有人为了一部功诀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这种事就是在武士公会内部也不鲜见。

“我有一部火系功诀,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修炼?”萧寒仔细的想了一下,决定将“离火诀”的基础部分传授给黄梦笔,这部分的足够他修炼突破至神级了。

“主上有火系功诀?”黄梦笔吃惊的问道。

“我的功诀十分霸道,你修炼了之后,一身的斗气将会化为需有,转而会产生另外一种力量,我把它叫做真气!”萧寒说道。

“真气?”黄梦笔愣住了,他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力量的存在!

“你能看出我的修为吗?”萧寒微微一笑问道。

“不能,主上看起来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倒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公子哥儿!”

“我的修为你是知道的,为什么我能够将我的气息收敛连你都感觉不出来,而你的修为我却一眼就能看出来呢?”

“我的修为本来就低,您一眼就能看出这有什么稀奇!”

“错,因为斗气的都是对外呈攻击性的,无坚不摧,刚烈无比,即便是女孩子,修炼斗气也是如此,所以只要修为比你高的人,一眼就能从你身体散发出来的气息判断出你的修为,即使修炼了高明的敛息诀,在高手面前也是无所遁藏的。”萧寒道,“而真气是内敛的,只要不主动释放出来,别人是很难察觉道你的修为的,如果再配合敛息诀的话,即便是在比你修为高的高手面前,也可不露出一丝痕迹来!”

“主上是说,如果我修炼了真气之后,别人就会看不出我的修为?”黄梦笔眼睛一亮道。

“当然,还可以遮掩自己的身份,就算有人看到你,他们也不会认为你就是那个曾经的武士公会重剑师大队的队长了!”萧寒道。

“好,我学!”黄梦笔激动的点头道。

“你要想清楚,一旦将斗气转化成真气,那就不可逆转了,今后只能修炼真气了!”萧寒提醒道。

“这修炼真气之后,会掉修为吗?”

“修为也许可能会有略降,但这是在初期。但是到了后期,会越来越强的,到时候你自己就会有体会了!”萧寒含笑道。

“那是不是火属性身体的人都可以修炼?”

“当然,你是想从我这儿学到了功诀之后再传授给你的兄弟吗?”萧寒自然明白黄梦笔的心思。

“是的。如果主上不同意,梦笔绝不擅传给任何人!”

“传授不是不可以,不过必须是等人突破了圣阶才行!”萧寒想了一下,虽然说五行战诀对修炼时段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但在踏入圣阶之后最为合适。在这个阶段因为斗气产生了质的变化,所以转化起来速度也是最快的,损失也是最小的,而圣阶一下,如果转修真气的话,境界和修为会连跌几个跟头的,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住的,所以五行战诀的修炼就是自幼专修,另外一个就是达到圣阶之后转修,至于哪种成就高一些。萧寒也说不准,因为他本人修炼的都不是五行战诀,所以没有办法去估量。

“谢主上!”黄梦笔激动无比道。

“好了,我现在传授你基本口诀,你听好,必须牢记,不能有任何差错!”萧寒严肃认真的说道,“它会帮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进入神级,到时候我再传你下一阶段的口诀!”

“是!”黄梦笔忙竖起耳朵,凝神静听。

《离火诀》的基础功诀字数不多。也就三百来字,不过对于黄梦笔来说却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记住,而且许多地方都是似懂非懂的,等萧寒解释过之后。才算有些明白。

当然完全明白有些不可能,一来萧寒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给他逐字逐句的解释,二来功诀修炼在于个人领悟,每一个人的领悟都有各自不同,成就自然也就不一样,这就好比。一部《红楼梦》,在小说家、语言学家、建筑师、美食家的眼里,他们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认识,所以才有这么一句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武士之城周围到处都是横亘千里的大山川,原始密林无数,虽然没有实力强大的魔兽,但多数人迹罕至,黄梦笔带着六十几号人往深山密林里面一钻,躲上几年都不成问题!

与黄梦笔等人分开后,萧寒领着一行十六个人向东疾飞而去!

两天后,他们在浩瀚无比的沙漠边际降落下来,一眼望过去,黄沙遍地,到处都是飞扬的尘土,这让爱感情的宁馨儿诸女心情变得十分的恶劣起来。

沙漠上空,飞行条件虽然比云梦沼泽要好一点,可是沙漠的气候善变,一会儿晴空万里无云,一会儿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饶是萧寒等人修为精湛,也被搞的是苦不堪言!

钟家七兄妹都没有到过沙漠,他们原以为云梦沼泽就是天底下最险恶的地方了,却没有想到沙漠虽然一片无垠,可暗藏的杀机并不比云梦沼泽逊色多少,火红色的沙蝎,个头比人还要大,恐怖的火蚁,一喷火,能将人烧成黑炭,最恐怖的还是流沙,陷进去,就跟在云梦沼泽里一样,他们曾亲眼看到行走在沙漠上的一支商旅,连人带骆驼都陷了进去,要不是萧寒伸手,暗中施展了一次风系魔法“龙卷风”将他们卷出来,估计这些人早就成了沙堆下的一堆白骨了!

自然环境虽然可怕,但是小心谨慎,都还能避过,看沙漠中的人更加可怕,沙漠中最可怕的是沙盗,沙盗全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所以沙漠中的商旅基本上都会在是先付出巨大的代价,换取一路上的安全,没有这么做的商队,到了沙漠里不是被风沙吞噬,就是被沙盗杀的干干净净,鲜有逃脱的。

萧寒就是这样一伙儿不知道规矩,懵懵懂懂闯入沙漠之中的,前前后后,他们已经遭遇了好几股沙盗了,对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们,萧寒当然不会留情,宰杀干净之后,再去搜刮他们的老巢,想不到还获得了一笔笔意想不到的横财,这对缺钱缺的厉害的萧寒来说那不啻的雪中送炭!

无意中得到一个来财而又不用担风险的途径。萧寒当然要发扬连续作战的优良传统了。

钟家七兄妹对这个乐于洗劫沙盗的师父简直无语了,人还真的不能跟人比。

萧寒的做法比强盗还要强盗,凡是找到沙盗的老巢,那是搜刮的连一条裤衩都不放过。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沙盗的生命期非常短暂,有的几个月,有的几年,有的几十年。凡是能够存在几十年的沙盗,那定然是某个地区的王者。

萧寒的肆虐行为终于让某些实力强大的沙盗们感到了危险,长此以往的话,这沙漠岂不是成了大漠商旅的天堂吗?

这是沙盗们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他们决定联合了几股实力强大的沙盗,对付萧寒这样一伙在沙漠中劫掠沙盗的恶徒!

被沙盗们恨的咬牙切齿的恶徒们正降落在沙漠的一个绿洲旁,升起了熊熊的篝火,他们今晚打算在这里过夜呢!

咬着香喷喷的烤肉,喝着醇香的美酒,波尔多现在才明白。这才是他想要过的日子,太痛快了,不禁为自己当初决定的英明感到无比的佩服起来。

蛇谷虽大,可外面的世界更大,这不出来不知道,一出来才知道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有酒有肉,还够姑娘,当然姑娘是不能碰的,但是看几眼饱饱眼福总可以吧!

连蔚姐这么强大的女人都对姐夫百依百顺的。自己跟着姐夫混,那幸福的日子还少得了自己吗?

还有媳妇杜莎,这几天虽然赶路幸苦,可在好吃好喝的滋补之下。那身段愈发曼妙起来,连脸蛋也比往常红晕多了,水汪汪的眼珠子,差点把他的魂儿都勾走了,要不是还在坐月子,他早就拉到一边嘿咻嘿咻一番了!

“小寒。咱们这才进沙漠一天,你就是抢了人家沙盗十几处老巢,我看,咱们今晚恐怕会不太平!”蔚姿婷提醒正在冰云柔嫩大腿上,惬意的翘起二郎腿哼着莫名小调的萧寒道。

“没事,我正愁找不到他们呢!”萧寒刚发了一笔横财,心中正盘算着,再捞上一笔走人,也算是给行走在沙漠上商旅出一口恶气了。

这可是积阴德的事情,该干!

“难怪你没把他们杀光,还留下几个,感情是打算引出更大的肥羊呀!”蔚姿婷摇头一笑道,她真有些佩服萧寒,敢把沙盗当肥羊抢的,估计也就他一个了。

“嘿嘿,我又没有主动招惹他们,是他们主动招惹我的,这不义之财,我要是不取,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萧寒笑道。

“你可要小心一下,沙盗中不乏高手,我们虽然实力强大,可我们在明,人家在暗处,不得不防呀!”蔚姿婷提醒道。

“沙盗中有哪些厉害人物,婷婷,你给我说一说?”萧寒霍然坐了起来,问道。

“在塔干沙漠中,实力最强的应该是三股沙盗,或者说是三个人排名第一的叫沙林,这个人很强,据说能够在沙中尾随对手三个月,一直等到对手松懈的那一刻才出手致人性命,而且积善化妆潜行,跟咱们抓的那个女刺客有的一拼,第二的叫沙漠之狐,这个人狡猾异常,行踪十分诡异,虽然手下也有一群人,但是从来都是在暗中操控,第三就是现在名声最为的响亮的响尾蛇了,这个人就是一条毒蛇,对自己人毒,对行走沙漠的商旅更毒,好多原来在沙漠中行走的行商都因为不堪他的盘剥而被迫改行了,但是这个人很有头脑,他逼走的那些行商,自己却做起了买卖,还因此获得了一个官方的身份,现在他是官贼两头挑,势力位居第一!”

“等等,你说排名第二的那个叫沙漠之狐?”萧寒眼睛一亮,他记得钟毓跟他说过,她手中的那多烈阳花就是卖给了一个叫“沙漠之狐”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个沙漠之狐呢!

“不错。”

“钟毓告诉我,她的一朵烈阳花卖给了一个叫沙漠之狐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个呢?”萧寒说道。

“不太可能,如果真的是沙漠之狐,他断然不会在黑市中使用自己的名号的,这太危险了吗,要知道沙漠之狐纵横沙漠至少百年以上了,仇家几乎遍布整个沙漠,如果真以沙漠之狐的名号出现在黑市上的话,那杀他的人会奋勇而至!”蔚姿婷说道。

“如果在塔干沙漠地区。也许会跟你说的,但是在别的地方了,沙漠之狐的仇家不能遍布整个苍茫大陆吧?”萧寒反问道。

“你是说他在别的黑市上直接用自己的名号买下了烈阳花,但是他买烈阳花干什么呢?莫非他也中了七星海棠之毒?”蔚姿婷推测分析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若是这个沙漠之狐跟在黑市上购买烈阳花的沙漠之狐是同一个人的话,那很有可能他中了七星海棠之毒,需要烈阳花来疗毒!”萧寒点头认同了蔚姿婷的猜测。

“如果是这样,那他手中的那朵烈阳花很有可能已经被他用掉了,就算我们找到他也没有用了!”蔚姿婷道。

“假如他没有用掉。或者说还不知道如何用呢?”萧寒心中抱有一线希望问道。

“他既然知道烈阳花可解七星海棠之毒,那么不会不知道用法,得到烈阳花,他肯定会立刻进行解毒,所以烈阳花还在他手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蔚姿婷道,“我知道你心急,烈阳花是解救蓉馨妹妹身上剧毒的唯一解药,但沙漠这么大,且不论沙漠之狐是不是那个购买烈阳花的人,假如不是。那该怎么办?”

“或许,我们可以抛出一个诱饵,让沙盗帮我们找!”宁馨儿这时候插进来一句道。

“馨儿,你快说!”萧寒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们就伪装成沙漠之狐的仇家,这一次进沙漠是来找沙漠之狐报仇的,我们不愿意与全体沙盗为敌,但是必须要见到沙漠之狐,杀了沙漠之狐我们就离开沙漠!”宁馨儿说道。

“这个办法不错,沙盗之间没有任何信义可讲,只有存在。只要我们将这个消息一散布出去,我想要不了一天,我们就会有沙漠之狐的消息,这比我们在沙漠里苦苦寻找要快的多了!”蔚姿婷说道。

“我们还可以悬赏。凡是能够提供沙漠之狐行踪消息的,只要确定是真实的,都可以获得一定的奖赏,我想这个沙漠中要是沙漠之狐真的存在,那么他一定难以逃脱沙盗们疯狂的搜索!”宁馨儿继续完善补充道。

“好,太好了。馨儿,你真是我的女诸葛!”萧寒兴奋的跳起来,抱起宁馨儿就狠狠的亲了一口道。

“什么女诸葛?”

“就是我家乡一个前辈,他能掐会算,料敌如神,久而久之,我们就把聪明人比喻成诸葛了。”萧寒含糊其辞的解释道。

“小寒,你家乡在哪儿?”蔚姿婷好奇的追问道。

“我家乡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反正很远就是了!”

“哦,你家乡有名字吗?”

“有,叫华夏,你们肯定没有听说过,很远的,也很偏僻!”萧寒道,反正只要不露出外星人的身份,随便胡诌都没事,反正她们也查不到的。

越是查不到,越是神秘,保持一点神秘感好事蛮好的。

萧寒看到蔚姿婷眉头微微的一蹙,就知道她肯定会动用自己的力量去查自己的身世来历,不管了,自己要是阻止她去查反而不好,索性让她折腾去吧,反正也查不到什么东西。

“师父,战利品我们已经清理出来,这是一份清单,您过目!”钟毓香汗淋漓的跑了过来,手上捏着一沓纸,上面白纸黑字的密密麻麻的。

钟毓这一身汗可不是因为炎热,实际上沙漠中温差很大的,中午的时候,鸡蛋扔在黄沙中都能煮熟了,到了夜里滴水成冰,这会儿已经非常冰凉了,体质不好的人,在沙漠里最容易病倒了。

而钟毓是因为紧张和惊吓才出的一身汗,十几伙沙盗搜怪来的财富令这个钟家的财神女的神经刺激的不小。

金银是沙盗们主要劫掠的物品,还有贵重的货物等等,都是沙盗们喜欢的东西,当然还有女人,这些女人可是不老少,萧寒很头疼,该把她们怎么办,她们都是饱受摧残的良家女子,最后还是钟毓出了一个主意,找了一个商队。将她们安置其中,喂了商队领头的几颗药,然后用暗语的方式让商队首领将这些女子安全的送到黄梦笔手中,然后换取解药。

萧寒写的信自然只有黄梦笔能够看明白。喂那商队首领吃药也是怕这些人会把这些无辜的女子给卖掉谋取利益。

她们当中可有不少生的十分美丽动人,一瞅就是美人胚子,黄梦笔手下好些个兄弟都还是单身,若是有个好的归宿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我不看,你给我大致的说一下!”萧寒顺手又把清单给递了回去说道。

“我们大致清算了一下。金币三千四百八十七万,银币四百三十三万,铜币最少,只有一百二十万左右,魔兽皮毛共计三万张左右,布匹八万卷,丝绸一万三千卷,还有茶叶两万多钧,另外还有长剑一万多把,铠甲七千多付。弓弩三千张,箭矢十多万支,另外还有魔法护具,还有金银饰物,玉器等等不计其数,总价值一亿金币左右!”钟毓最后报出一个大概的估算的数字,时间太仓促,只能匆匆的清点一下数字,这些财物的价值肯定不止这个数字,至少还要在这个数字上浮百分之五十!

“将兵器铠甲和剑弩都归拢一块儿。还有拿出三分之一的布匹丝绸出来,魔化护具还有金银饰物等等。”萧寒思考了一下,吩咐道。

“师父,将这些挑出来干什么?”钟毓一边记下。一边不解的问道。

“还有粮食,放在我这里没多啥用处,都拿出来!”萧寒想了一下继续说道。

“波尔多,你辛苦一下,将这些东西送给前天那个黄梦笔,就说我给他的。”萧寒唤来波尔多吩咐道。

“姐夫你放心。我保证一天之内就送到!”波尔多一拍胸脯说道。

“我们至少还要在沙漠之中待上一天时间,你送完东西之后,可以直接楼兰王国的楼兰城等我们,我们在那里会合!”萧寒说道。

“放心吧,姐夫,我走了!”波尔多兴奋的将地上一大堆的东西扫进自己的领域空间,然后一个腾空,就消失在天际了。

“这个波尔多,还是个急性子,一辈子都改不了!”蔚姿婷抬头说道。

“好了,还有这么多东西怎么处理,这些可都是真金白银呀,放在空间戒指里太占空间了!”蔚姿婷望着你堆成小山,金光灿烂的金币说道。

“你嫌金币占空间,咱们把它变成金砖不就小很多了吗?”萧寒笑道。

“这倒是个办法,可是这么多金币,怎么才能将它们熔炼成金砖呢?”蔚姿婷问道。

“呵呵,还是先占着点空间吧,等到了城市,咱们一点一点的将它们变成魔晶卡不就好了。”

“钟毓,今晚你们睡在里面,我和你师母们睡在外围,注意地下,不可大意明白吗?”萧寒叮嘱钟毓一声道。

“知道了,师父,我们会注意的。”

“好了,大家休息吧,沙漠夜里很冷的,大家尽可能的靠在一起,这样也暖和一点!”

钟家七兄妹修为低,沙漠夜里令下十几度,一般人都承受不住的,就算靠着火堆,也感觉到阵阵的寒意,好在有密不透风的帐篷,三个男人,四个女孩子挤在两个帐篷里,总算感到一点点暖意,赶了一天的路,大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萧寒的修为自然不惧这点寒冷,蔚姿婷、宁馨儿和花溟、冷月也都不怕,杜莎自己不怕,就是怕孩子冻着了,所以萧寒特意的挑选了一块火系的魔晶,制作了一个暖炉送给了她,这让杜莎更加感激萧寒的无比细心。

只有冰云修为最低,不过她有一个天然的火炉,就是萧寒的胸膛,这还让宁馨儿和蔚姿婷羡慕不已,谁让她们现在的修为不惧寒冷呢!

萧寒他们夜晚宿营的绿洲是一个低洼之处,面积不大,也就几千平方米,除了一个小湖泊之外,就是几棵低矮的胡杨木,湖泊边上一小撮草丛。

“大哥,就是他们,领头的就是那个怀里抱着女的那个男的!”不知不觉间,绿洲四周的多了许多来历不明的黑影,黑影绰绰的。好像来了不少人,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妈的,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知道,大哥。听说一天之内洗劫了十几个老大的据点,现在沙漠上已经传开了,这小子恐怕是冲我们这些人来的!”

“冲我们,就凭他们这十几个人?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大哥,不管他吃了什么胆。只要咱们把这小子解决了,你可就成了咱沙漠里的大英雄了!”

“哈哈,区区十几个毛头,奶毛儿还没褪干净呢,老子今晚要开荤了!”

“大哥,您看,这小子怀里的那美人儿,那摸样和身段,我赖猴子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呀!”

“瞧你那点出息,等老大我高兴了。赏给你怎么样?”

“那我可就多谢大哥了!”赖猴儿死死的盯着萧寒怀里的冰云,口水那是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弟兄们,给我悄悄的围上去,记住,男的统统杀死,女的要活的!”沙盗头目悄声下令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被数百沙盗围困,如此大的动静,萧寒早就发现了,只不过还没有到醒过来的时候,那赖猴子和大哥的对话萧寒更是听的一清二楚。不过一路上听到这样的白痴的对话实在是太多了,他早就习惯了,静静的等着这些人踏入死亡地圈。

蛟王不在,蛟后同样也是一位施毒的高手。萧寒宿营地早就被蛟王布上了一圈剧毒,任何人畜只要触碰到脚下的沙粒,毒素就会立刻渗入体内,立刻丧失行动能力,如无解药,片刻就会毒发身亡。

这种毒。还能渗透到地下,要是沙盗们从地下进攻,那更惨,直接埋在黄沙之中,还省的费工夫挖坑掩埋了!

“啊!”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第一部分悄悄靠近萧寒宿营地的沙盗们纷纷捂着脖子,惨叫了几声,就倒了下来!

还在后面指挥的沙盗头目顿时吓的亡魂直冒,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自己的人怎么才一靠近对方的宿营地,就纷纷倒了下来呢?

“毒,是毒,他们一定在宿营地外的沙子上撒了一层剧毒!”沙盗头目不愧见多识广,眨眼功夫,就猜到了自己人为什么没有被对反发现的情况下,就纷纷惨叫倒毙的!

“大哥,怎么办,死了好几十个弟兄!”赖猴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禀告道,要不是躲在后面,恐怕他的小命也没了。

“弓箭手准备!”数百沙盗听到首领的命令,纷纷将背在后背的弩箭取了下来,这不过几百步的距离,简直就是弓箭手最理想的射程范围,而且还是居高临下。

萧寒这时候再装睡已经是不可能了,蔚姿婷、宁馨儿诸女,还有钟家七兄妹都一齐惊醒过来,拿出武器准备对敌!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偷袭我的营地?”萧寒很喜欢这种先礼后兵,把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觉,简单的杀戮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

“哈哈,你说呢?”自恃自己数百名手下,随时都可以将萧寒等人射成刺猬,所以大哥十分自信的露出真身来,十分得意的冲着萧寒大声笑道。

“你们是沙盗?”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

“为什么要偷袭我的营地?”

“因为我喜欢,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我很满意,不过我不喜欢跟自以为是的人说话!”萧寒微微一笑,“不过,我给你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选择怎么死!”萧寒嘿嘿一声冷笑,嘴角不禁泛起一次残忍的弧度。

“哈哈哈,你现在被我数百人支箭弩对着,应该我问你想怎么死才对!”

“好吧,既然你怎么说,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萧寒怜悯的看了沙盗头目一眼,说道,“帮我办一件事,或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哈哈,小子,你没吃错药,要老子帮你办事,我看还是想好了怎么死好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萧寒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只看到数百手中弓弩指着萧寒等人的沙盗一个个的载倒滚落下去,如同下饺子一般,片刻之间,就剩下沙盗首领和他身后吓得腿肚子都打颤,一股腥臊味道从裆部弥散开来的赖猴子了!

“这,这,你是魔,魔鬼呀!”沙盗首领刷的一下子脸色惨白,整个人惊恐无比的望着萧寒,吓的是魂不附体。

“你的老巢在哪里?”萧寒微笑的走了过去,抬手之间取数百人性命,他可以轻松无比的做到,这就是神级高手的强大。

“不,魔鬼,你是个魔鬼,我,不能告诉你,不能……”

“小寒,他已经被你吓的精神失常了,你若是逼问下去,他估计马上就要失心疯了!”蔚姿婷叹息一声走到萧寒跟前道。

“杀人者,恒杀之,没有做好死的准备,就不要做这种没有前途的职业!”萧寒点了点头。

“还是我来吧!”花溟越众而出,将手轻轻的搭在沙盗首领的脑门上,闭上眼睛,过了不到三分钟。

“他的老巢距此一百多公里,老巢中还有两百多人,被抓的女人有一百多个,财物嘛,应该有不少。”花溟说道。

“送他上路吧!”萧寒淡淡的说道。

花溟手轻轻的一按,修为还算不错的沙盗首领就这样闭上了双眼。

一旁吓得尿裤子的赖猴子看到自家大哥就这样毫无反抗的就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那冷漠的眼神,杀人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强烈的恐惧和求生的欲望令他一下子跪在了萧寒面前:“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

“你知道不知道,我一天之内听到你刚才这句台词已经超过十遍了,你要求我不杀你,能不能换句台词?”萧寒摇头一笑道。

“我知道我大哥还有一处藏宝的地方,那是他的一个姘头,他的钱基本上都是那个姘头替她保管的!”赖猴子忙道。

“是不是在双曲城,一个叫赖巧儿的女人,呵呵,你为了活命,把亲姐姐都供出来了,你还算是个人吗?”花溟怒斥一声。

“小凕,你真是越来越有人的味道了!”萧寒看到花溟愤怒的模样,愣了一下,迅即开心的笑了起来。

魔界虽然是个冷血残酷的世界,可是血缘亲情关系还是很重视的,不然魔界早已成为废墟一片了,没有起码的道德准则,魔族恐怕连深渊恶魔都不如了。

魔界最大的铁律就是适者生存,但是不等于强者可以随意虐杀弱者,魔族有很强烈的等级观念,还有荣誉感,杀弱者不算本事,反而会被被人唾弃,所以要得到属于自己的荣誉,就必须挑战比自己更加强大的,所以魔界才能够像现在这样人才辈出,与神界分庭抗礼。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赖猴子恐惧万分的望着花溟,绝望恐惧的说道。

“带我们去你大哥的老巢,然后再带我们去双曲城!”萧寒下令道。

一百公里,对萧寒等人来说不过是几十分钟的事情,赖猴子可不敢耍什么花样,花溟可是盗贼头目施展过了搜魂大法,自然清楚路线,要赖猴子带路不过是想兵不血刃的拿下这个沙盗的老窝罢了。

赖猴子的出现,老巢里的沙盗不疑有它,将萧寒等人放了进去,自然是兵不血刃了,看守老巢的两百多名沙盗被一打尽,这一次萧寒没有灭口,他还需要这些人帮他传递他要找沙漠之狐的消息呢,人都杀了,谁给他传递消息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长春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定点医院
贵州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
日照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遵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