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龙纹战神 第2733章 冰霜之心的恐怖

2020-01-16 21:39: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纹战神 第2733章 冰霜之心的恐怖

罗泾且战且退,不过却并不是被震退,而是算计着江尘的手段,跟罗泾比起来,不管是经验还是手段,江尘很显然都略逊一筹,毕竟曾经的帝境强者,岂同凡响?能够成就帝位,足以证明,这个人的强大。

江尘知道自己的天龙剑若非是剑魂觉醒,怕是对于罗泾而言,都是不可能有任何的伤害。两者之间你退我进,彼此斗战正酣,谁也不肯松懈半步。

“多少年了,未曾如此酣畅淋漓的一战了。”

罗泾眼神之中精光闪烁,江尘激起了他的战意,而且每一次出手,罗泾都是从容不迫,对江尘的压制,越发的可怕,江尘也是步步惊心,这个帝境强者,可远非神墓之中被压制之后的帝境强者。

“战魂风暴,我欲为尊!”

罗泾只手遮天,风暴席卷,飞沙走石,更为恐怖的是他的战魂风暴,那是一道席卷灵魂的风暴,江尘的灵魂之力,虽然已经是超越了神尊境,可是仍旧无法抵抗罗泾的惊天手段,战魂风暴,从他的脑海之中掠过,江尘的灵魂就像是被紧紧的束缚在了一起,那种桎梏,是他前所未有的感觉。

“好强!”

江尘猛然间睁开双眼,怒喝一声,退后而去,灵魂枷锁,让他失去了太多太多的攻势,完全被动防守,灵魂之力的强大,在这个帝境强者的面前,没有任何的作为,这就是江尘的失败之处。

他的灵魂之力被罗泾压制,无法施展,步步为营,捉襟见肘。

“大禹结魂灯,给我镇压!”

江尘祭出大禹结魂灯,大禹结魂灯万千灵魂的疯狂咆哮,仿佛让罗泾微微一颤,恐怖的灵魂之力,从大禹结魂灯之中席卷而出,这是江尘都没有想到的,这大禹结魂灯逼退了罗泾,而江尘也是重获自由,灵魂的压迫,让他极为的困难。

“大衍炼魂术!”

江尘再度率先出手,大衍炼魂术铺天盖地,碾压而至,罗泾不紧不慢,强势出手,与江尘斗得不亦乐乎,最重要的是两者之间的灵魂,似乎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大衍炼魂术没能炼化罗泾的灵魂,江尘反倒是被受重创,手中大禹结魂灯,也是以绝对的气势,碾压下来,与罗泾战成了平手,短时间之内,谁也难以奈何对方。

“灵魂之力跟帝境强者比起来,终归还是太弱了。”

江尘微微摇头,咬紧牙关,不断向后退去,现在自己完全处于劣势,虽然稳住了罗泾,可是他的帝境灵魂底蕴绝非自己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江尘虽然狂傲,但是并非是无知,如今的帝境强者,灵魂之恐怖,着实令人咂舌。

“神钟金罩,封神禁!”

江尘现在别无他法,在大禹结魂灯之上,只能尝试镇压罗泾,不过神钟金罩毕竟还是太过于脆弱了,换句话说,若是真正的东皇钟施展出来的神钟金罩,莫说是这个帝境灵魂,即便是帝境强者,也足以镇压到死。

可惜,破败的东皇钟在江尘施展了神钟金罩之下,还是封不住罗泾,后者怒火冲天,灵魂之力铺天盖地,江尘感觉到了一丝极大的压迫,若是祖龙皇在,或许可以与之一战,但是他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江尘手握大禹结魂灯,背水一战,这一刻,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大禹结魂灯,竟然没有让他失望,大禹结魂灯之中千万的怨念之力,竟然阻挡了罗泾的冲击,江尘与罗泾各自退后而去,平分秋色。

罗泾脸色有些阴沉,江尘竟然有如此诡异的神器。

“世上,竟有如此诡异的神器,能当我帝境灵魂的冲击,明明只是一件破烂的神魂之器而已。”

罗泾怒声说道,他已经彻底动了真怒。

“看来这大禹结魂灯,并不简单啊。”

江尘心有余悸,连他都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却将罗泾的攻势给挡住了,无论多么恐怖的灵魂风暴,似乎都被轻松化去。

“若是能将这个家伙的灵魂祭入大禹结魂灯,恐怕就会真正的改变大禹结魂灯。”

江尘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丝幻想,可是这个帝境灵魂实在是太强大了,江尘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如果不敌,他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坐以待毙的,东皇钟虽然破败不堪,但却有一次帮他定向传送的机会,也就等于是多了一条命,关键时刻,江尘完全可以金蝉脱壳而去,当然这也是最后的手段,江尘根本不敢随意使用,只有一次机会,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使用的。

“我已经没有耐心跟你玩下去了。炼化了你,万物母气足以助我绝地重生。”

罗泾满脸觊觎的盯着江尘,火热之心,溢于言表,江尘与他而言就像是煮熟的鸭子,自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吃下去了。

“冰霜之心,玄冰剑!”

罗泾双手一握,反掌之间,一颗菱形成椎体的水蓝色方晶,出现在其手中,在那冰霜之心出现的一霎那,整个地下广场,如同冰窟一般,而且温度还在急剧的下降着,不管是羽化乾还是罗宾斯,都是脸色惨白,毫无一丝血色。

江尘不断退后而去,眼神微眯,目光凝聚在那冰霜之心上。

极寒的冰冷,充斥在广场之中,江尘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被冻得凝固起来。

“五行离火阵!”

江尘将羽化乾护在阵法之中,可惜,即便是如此,羽化乾还是极为的艰难,被冻得瑟瑟发抖,体内的神元之力,完全被冻结,跟寻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江尘也是脸色凝重,如果不是五行真火,自己怕是也会被完全冻结,可是即便是这样,五行真火依旧被冰霜之心不断的压制,火焰的热量在逐渐的挥发,可是极寒的恐惧,依旧还是笼罩在江尘的心头。

方圆千米之内,冰层的厚度,已经上升到了一米有余,而且这不是普通的寒冰,而是冰霜之心释放而出的玄冰,冰冷程度,几乎是连五行真火都难以抗衡的。

“好一个冰霜之心。”

江尘咬牙切齿的说道,玄冰剑也是如同穿越千古而至,冰剑在自己的眼前不断的放大,极寒之力的扩散,也让江尘的实力都是大打折扣,冰霜之力,席卷长空,江尘被罗泾封锁了所有的去路。

玄冰剑有如神助,江尘手握天龙剑,拼死一搏,但是当天龙剑与玄冰剑交融的那一刻,玄冰剑被毫无疑问的砍断了,可结果却出人意料,断了的玄冰剑,竟然在霎那间融为一体,再次对江尘发动攻势,连江尘都万万没想到,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六一医院怎么样
治牛皮癣蚌埠哪家医院好
广州治妇科医院哪好
厦门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