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证道诸天 第三十一章 木高峰

2019-10-12 20:0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证道诸天 第三十一章 木高峰

“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乃是令狐冲此前教训罗人杰二人时所起,这种侮辱性的嘲讽余沧海如何能忍受,此刻,不等那苍老声音说完,只见他身子一晃,穿过破碎的窗户,跃上屋檐。

厅外之人比厅内还多,不过,这些人都是些江湖小辈,没有资格进入大厅,余沧海一遍扫视过来,毫无发现后,便返回了厅中。

余沧海也不是笨蛋,刚刚出手的那人能在悄无声息之间制服他的两名弟子,可知绝不是等闲之辈。但即便如此,那人也不可能在瞬息之间逸去无踪,想来定是潜伏在大厅之中。

这般想着,余沧海眼中精光一闪,两道锋锐的目光逐一向着众人脸上扫去。

孟凡见状,就知余沧海所想,果然,不多一会儿,对方的目光就停在了一个驼子身上。

这驼子背脊高高隆起,脸上肌肉扭曲,又贴了几块膏药,简丑陋至极。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让大厅中一些见识广博之辈都惊诧出声。

孟凡瞧见众人反映,心中暗暗一笑,他虽然没有见过木高峰,但这人脚下虚浮,明显武功一般,不用猜也知是林平之所扮。

然而,余沧海的反映却与众人不一样,此刻,他眼中飞速闪过一抹喜色,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是何人,你与塞北明驼木高峰是何关系?”

林平之哪里知道什么木高峰,此刻被灭门仇敌当面追问,他心中一惊,还以为暴露了身份。

不过,林平之武功虽然不高,但头脑转的甚快,他见余沧海对那木高峰隐隐有些忌惮,当即脱口回道:“塞北明驼木……木大侠吗?那是在下的长辈!”

“长辈吗?如此甚好!”余沧海闻言,眼中再次闪过一丝喜色。

言罢,他身影一闪,与此同时,右手一探,一节白色袖袍急速飞出,朝着林平之裹去。

这袖袍不过是白布所制,但内里却有金铁之声传出,孟凡一瞧,便认出这是余沧海的绝技——袖里乾坤。别看袖袍柔软无力,但内里藏有铁锁,若是不知其中厉害,一旦被其缠住,想要脱身就不容易了。

但此刻,孟凡的心思明显不在这袖袍上,反而是余沧海的反映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看样子,余沧海并没有认出林平之,确实将他当作了木高峰的门人弟子,但他此时为何丝毫不顾及木高峰,反而急着想要抓住木高峰的后辈呢?

正当孟凡疑惑之际,一道尖锐的声音忽地传来:“余观主,怎地兴致这么好,欺侮起木高峰的孙子来着?”

随着言语声响起,一道身影猛地从门口窜入大厅,这人速度极快,不等余沧海的袖袍卷住林平之,便一掌攻向余沧海的右臂。

余沧海见状,神色微变,当下抽回右臂,驱使着铁索袖袍攻向木高峰。与此同时,脚下连闪,顷刻间转到林平之身旁,一把扣住林平之的手腕。

木高峰似乎早就料到了余沧海此举,当下也来到林平之身旁,忽地发出一掌,拍在林平之的肩头上。

毫无防备下,林平之全身剧震,余沧海也感到手臂上一热,险些便放开了手。不过,他似乎铁了心要抓住林平之,当即潜运内力

,效法木高峰,也发出一掌,拍在了林平之另一边的肩头上。

余沧海这一掌用出了十成功力,林平之眼前一黑,喉头发甜,一口鲜血涌到了嘴里。但他强自忍住,骨嘟一声,又将鲜血吞入了腹中。

木高峰掌心一热,只觉一股沛然巨力沿着手臂涌向胸口,当下身子一颤,连退三步,才将那股劲力完全卸去。

这一切说来极长,但也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待得厅中众人反映过来时,余沧海已经抓着林平之退到了一旁。

此刻,只见余沧海面色得意地望着木高峰,言道:“木先生此前掳走了余某的两个外门弟子,眼下你这晚辈在我手中,不如我们各自交换,你意下如何?”

孟凡听到此处,心中恍然:我道这余沧海为何急着抓林平之,原来是为了换人,不过,他明显打错了算盘啊!还有,余沧海哪来的外门弟子,而且还让他如此着急,难道是……

突然间,孟凡想到了两个人,只是一时间还不敢确定,若真是如此,恐怕这里头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就在孟凡沉思之际,只听木高峰嘿嘿笑道:“以一换二,余观主倒是打的好算盘!”

余沧海闻听此言,再观木高峰神色,就知对方丝毫没有换人的意思,当下心中一急,右手随之扣住林平之的颈脖,喝问道:“木先生当真不管这小辈的死活?”

木高峰冷哼一声,没有回答的意思。

然而,就在此时,又是呼啦一声,两道人影从门口飞入,砰地落在地下,直挺挺的俯伏不动。

这两人身穿青袍,臀部处各有一个脚印。只听得一个女童的清脆声音叫道:“这是青城派的看家本领,‘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余沧海大怒,一转头,顺着声源望去,只见门口站在一个绿衫女童,正笑嘻嘻地望着自己。

“你是哪家的孩子,为何无缘无故地对我门子弟子出手?”余沧海厉声喝问,若不是林平之在手,恐怕已经冲过去拿人了。

那女童见余沧海面色狰狞,当下“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仿佛被余沧海的气势吓住。

众人见状,纷纷望向余沧海,眼中露出一抹鄙视之意。刚刚余沧海大发神威,瞬间逼退木高峰、抓住林平之,众人心中无不佩服,但此刻见他对一个女童怒吼相问,又觉得此人大失青城掌门的身份。

一旁,孟凡看见这女童干打雷不下雨,心中暗暗好笑。别人不了解这女童的底细,他却清楚对方的性格。这女童不是别人,正是曲洋的孙女曲非烟。

余沧海身经百战,应付过无数大风大狼,可是如此尴尬场面却从来没遇到过,眼见千百道目光都射向自己,而目光中均有责难甚至鄙视之色,不由得脸上发烧。

南京京科医院价钱多少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
南京京科医院大概多少钱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有哪些医生
南京京科医院得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