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神武界主 第二百四十三章-夏家

2020-01-16 14:2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武界主 第二百四十三章:夏家

“行了,阳凌既然让xiǎo雪出来就説明他对xiǎo雪的实力有信心。”阳妍淡淡的説道,然后转身招待众人道::“好了,既然已经没有危险,大家都坐下来,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对策吧。”

就在这时,一个脸色倨傲的年轻人,淡淡的説道:“不了,魔族针对的是你们这些人,和我们可没什么关系,我们就不淌这趟浑水了。晓曦我们走。”

“嗤!哈哈哈哈~”火战云一听立刻就笑了,一脸鄙视的看着这个年轻人,道:“敢问兄台贵姓?”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

倨傲男子身边的另一个稳重男子脸色有些难看,“二弟住口!”然后对着众人,神色黯然的説道:“对不住各位,我二弟就是这样的脾气,他……他本性不坏的。”

这一出口,两人的身份立刻就明了了!

世人皆知,夏家这一代的继承人一个两个,老大夏禹,性子稳重,很得人看好,一直以来都是家主呼声最大的人。倨傲男子无疑就是夏桀,夏桀虽然被列为记住继承人,但是却没人看好他,性格傲慢,经常闯祸,甚至有人怀疑这哥俩究竟是不是轻声兄弟,夏家家主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放着好好地夏禹犹豫不决,还把夏桀这个脓包列入继承人之列。

“两位,这里似乎不是你们俩做主吧?”阳妍语气不耐的斥道。不知道为什么,阳妍对着哥俩都没有任何好感。要説对夏桀没好感是正常的,可是就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不待见夏禹呢?

其实她并不知道,这和她修炼的法则有关,生命法则对是有美好的事物都有着绝对的好感,但是对于阴暗的东西都会有一种本能的排斥。

“晓曦妹妹才是夏家带队之人,两位是不是有些越俎代庖了?”对于夏家兄弟二人,牧涵瑶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夏禹,看人们看来是一个性子几位稳重的人,这一diǎn很正确,但是极少有人知道此人城府深得可怕,善于隐藏自己,而且不相信任何人。牧涵瑶曾经救过一下夏家嫡系弟子,据他临死前所説,夏禹比夏桀要强上一百倍,而且城府深的令当代夏家家主都不敢轻易説出要禅位与他的话。可见一个令自己的父亲都不敢对他説心里话的儿子,城府何其之深。

夏桀,长久以来都被接任哪来和他的哥哥夏禹相比,本来天资聪明的夏桀在哥哥的‘影响’下无论是怎么努力都差哥哥半筹,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和夏禹斗争到底的想法,也是这样,夏禹表现出稳重他就偏偏表现的很浮夸;夏禹善解人意,他就一定要傲慢无礼。

夏家家主也是因此久久不能决定,夏家在夏禹的手里绝对能够强大,但是夏家家主担心夏禹的偏激会给夏家的下一代甚至以后的几代埋下灭亡的伏笔,夏桀其实也是心怀韬略,但是心性还是有些不够,这些年来,夏家家主一直想培养夏桀的心性,但是每一次都被夏禹破坏的体无完肤。

手心手背都是肉,夏家家主也不舍得惩罚自己的儿子,也不敢惩罚他,担心他偏激的做出不好的事情,长此以往,夏家就成了这样一个局面。

而这次带队的人确实不是这两兄弟而是夏晓曦,但是夏晓曦心思单纯,一路上基本上都是夏禹兄弟二人在争吵不休,如果不是因为阳凌的传讯让夏晓曦强硬了一回,将自己的队伍拉到了这里,夏晓曦绝对不可能有一次做主的机会。

阳妍和牧涵瑶都和夏晓曦关系甚好,而且都看不惯这两兄弟,自然愿意给自己的好姐妹撑腰!

“哈哈哈哈,对对对,两位説的太对了!本来就应该是太玄祖姑姑做主的,结果这一路上总是有人指手画脚,既然现在太玄祖姑姑做主的,我自然是但有所命,定全力以赴!”

夏桀立刻一反常态,哈哈大笑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只要不是听夏禹的,他还真无所谓。

“两位説的极是,前些日子是太玄祖姑姑不太懂这些,所以我们才会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建议,既然现在有两位记住的指挥官,我们自然可以退休了。呵呵。”

不得不説,夏禹还真是有城府,独揽大权被他説成提意见,还有建设性的,真是不要脸!夏晓曦虽然贪玩,而且心智单纯,但是却是被夏天奇当做将才来培养的,也是一名极为出色的指挥官,这一diǎn没有和阳妍也是在一次玩儿对战沙盘的时候被夏晓曦捣乱的巧胜了她们来几盘之后才发现了。也就是説夏晓曦的军事指挥天赋丝毫不弱于阳妍和牧涵瑶。

这样的将才子女的本事他都不知道竟然好公然开口説夏晓曦不懂指挥,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可惜阳妍等一行人都知道夏晓曦的才敢,所以他的这次贴金注定是要被人识破打脸。

好在众人还算是有分寸,没有当即拆穿,毕竟接下来还要在一起行动,但是此人的品行大家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有阳妍个牧涵瑶这俩人在,这兄弟二人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没有理会夏禹和夏桀,众人直接将除了夏晓曦之外的夏家这一队人给抛在了一片,一行人自顾自的商量策去了。夏家之人本来对此很气愤,但是当他们听到夏晓曦对当前的局势头头是道的分析之后,他们就意识到了自己等人刚刚支持夏禹的做法是多么的愚蠢,同时也对阳妍等一行人将他们晾在一边感到无奈,而不是生气!

毕竟是他们自己干了蠢事,能怪得了谁啊?

“阳凌能够随时将最新的情报告诉我们,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却意味着我们的安全是有保障的,而且阳凌从来不做蠢事,所以他现在应该很安全,我们只需要顾好自己就好了。”夏晓曦依旧在发言,毕竟夏晓曦没到之前他们的脑子就是阳妍和牧涵瑶,现在多了一个脑子为什么不先看看那里面就能过有什么对自己等人的行动或者计划有利的东西呢?

“也正是因为有阳凌在暗处给我们传讯,我们其实根本没必要注意所谓的危险,有危险阳凌回来通知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利益无限的扩大,能收到自己的口袋里的都不要手软,毕竟我们要在这里和魔族对抗一年,魂魔第一高手已经有化灵境的实力,所以魔主的实力定然在这之上,一年之内杀魔主这种疯狂的想法就暂时方下,想想怎么在不影响提升实力速度的情况下保全自己的安全吧。”

“对啊,我们都陷入如何面对危险的死角了,我们根本没危险那些所谓的危机不过是我们自己吓自己而已。”

“完了完了,阳凌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嫌弃我的,竟然这么笨!”

阳妍和牧涵瑶顿时有一种一头撞死的冲动,局势死角,这么致命的危机他们竟然都没看出来,反而是心底单纯的夏晓曦完全规避了这一diǎn。

“嘻嘻嘻,我可是很聪明的!”夏晓曦自得的笑道。似乎很兴奋自己能够这么明白局势。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也是阳凌为什么会出动魂兽将夏晓曦送过来,毕竟心地单纯的夏晓曦能够想到很多阳妍和牧涵瑶想不到的细节和一些因为复杂而忽略的最简单的东西,而夏晓曦显然是弥补这一diǎn的。

“太好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继续玩游戏了?”对于已经对杀魔族习以为常的阳蘭,这就是一场游戏,一场大鱼吃xiǎo鱼的游戏。毕竟牧寒芸的众多傀儡也不是吃素的,随随便便就能打败一个凝魂境强者。

“不行,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一个驻地,否则一旦有危险根本就来不及救援!”没有了死角的限制,阳妍的智慧再次散发出应有的光芒。

“而且是一个即使是被人知道了也不可能攻的下来的易守难攻的寨子,对了这周边有没有山寨之列的东西,那个东西对我们能来説简直是最合适不过啦!”牧涵瑶的智慧也是不容xiǎo视。

“还有还有,防御,要周边都是险地的地方,这样的话就算是敌人来袭,也不可能太多,我们也能应付得来。”xiǎo智囊夏晓曦也不甘示弱。

一众男子看着这情景,已经无力在説什么了,他们有开始想念阳凌,希望阳凌能够回来,那时候他们至少也算是有一个能够説得上话男性同胞,不会显得自己这群大老爷们实在是太那什么了,一群女人在拿主意,合着自己等人就是一群干活的。

而不远处一直盯着阳妍等一群人的夏禹此时心里好受了,因为他们看见一些整个过程中就阳妍、牧涵瑶以及夏晓曦三人在讨论,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是酱油党,看着他们讨论而已。

而此时,阳妍三人已经开始用阳凌传过来的地图寻找落脚diǎn。

长春华山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的具体地址
北京如何治疗卵巢早衰
哈尔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汕头看妇科医院哪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