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二叔就是一出戏

2019-09-13 03:5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俗话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场小天地,天地大戏场。演员在舞台上哭哭笑笑,演绎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芸芸众生在天地之间,愁苦喜乐,书写人类的历史长卷。
二叔,在舞台上呆过,更在舞台下生存。他的人生就更像一出戏。

一、二叔醉酒会唱戏

“人人夸我潘安貌,谁知纱帽罩哇,罩婵娟……”小时候,只要听到这个唱腔,我们浑身都是精神,知道二叔又喝醉了。一个个争着从家里跑出来看热闹。
二叔是老家有名的酒鬼,天天酒杯不离手。他是闻酒必到,逢酒必喝,一喝必醉,一醉必唱的主儿。他常常喝得歪歪扭扭地迈着醉步,摇摇晃晃地走在乡间小路上,他一边走一边唱;身后跟着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孩子,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孩……孩子们,二叔唱得好不好听哇?”
“好……听哇!”我们异口同声地喊着。
一听说“好听”,二叔便耍起酒疯来:“孩子们,都给我坐好了!演出现在开始。”
二叔抬腿打了个圆场,脱下身上的衬衫当作长袖甩起来!锵起啋起锵起啋起,台台以台以台台台……只见二叔紧走几步一个转身亮相,用家乡的淮海调唱起《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片段:“穿林海跨雪原,气冲宵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
“你……你这个杀千刀的,又嚎什么丧?喝多少猫尿下去就醉成这个熊样?走,跟我回家。”二婶一路骂着赶来了。
“嚷、嚷什么呀!你没看到我正在演出吗?一个妇道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给你一点颜……颜色,你就开……开染料坊哩!”这时的二叔,别说是二婶,就是天王老子也别想把他劝回去。
二婶气极了。一甩手“啪、啪”打了二叔两个响亮的耳光,一路嘤嘤地哭着跑回家了。
二叔回头看了二婶一眼,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又接着唱起来:“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千难万险只等闲。为剿匪先把土匪扮,似尖刀 威虎山。誓把座山雕,埋葬在山涧,壮志憾山岳,雄心震深渊。待等到与战友会师百鸡宴,捣匪巢定叫他地覆天翻!”

二、二叔爱上七仙女

村子里的人都说,二叔是个好吃懒做的二流子,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可二叔却长得一表人材,1米78的大个子,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像两颗特大的紫葡萄,整天梳着油光发亮的小分头,穿着花格子衬衫,下摆束在裤腰里,手里拎着一顶乳白色帽子,很有大明星的派头。
十四岁那年,刚刚初中毕业的二叔被县里一个戏班子招去了,从此他以唱戏为生。那时他们演的都是《笔生花》、《再生缘》、《西厢记》、《牡丹亭》、《天仙配》等老戏,还有一些地方的淮剧剧目。戏班子里有一个叫香子的女演员和二叔是最好的搭档:《天仙配》中,二叔演董永,她就演七仙女;《牡丹亭》中,二叔演柳梦梅,她就演杜丽娘。两个人那唱腔和扮相活脱脱的一对才子佳人再世,传神极了。二叔一甩袖一低眉,吟唱:“良辰美酒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那真是有声有色,绝妙无比。台上妙词通戏语,艳曲惊芳心。唱戏的人媚眼频飞,情真意切,缠缠绵绵,难舍难分;台下的戏迷更是心动神摇,失魂落魄,如醉如痴,台上哭,台下也哭,台上笑,台下也笑,好像他们都变成戏中人了。更有很多戏迷,追随着戏班子走东乡串西乡。
村子里的五公公望着如痴如醉的戏迷们,摇着头瘪腔着嘴巴说,“疯了疯了,都疯了,唱戏的人都是疯子,看戏的人都是傻子。”戏迷们也分不清是戏里戏外了,连七十多岁的王大爷夜里做梦都叫娘子。那时二叔和香子红遍了全县的每个乡村小镇,他们也根本分不清自己是在戏里还是在戏外。
二叔和香子假戏真做,他们相爱了。这事全县人都知道,也是全县姑娘们最嫉妒的事情。那时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非二叔莫数。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听说戏班子要解散了。在最后一场演出中,当香子唱到“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时,二叔和香子离开了设定情节,在舞台上抱头痛哭,哭成一对泪人。台下更是唏嘘一片。
戏班子解散后,香子死活不肯跟她父母回河南老家。她爹一生气,就把她吊在梁头上一边打一边恨恨地说:“死丫头,你不走也得走,走也得走,人家老五等你回去成亲呢!”
“爹,求你回去告诉老五,就说我在这里嫁人了,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你以为我愿意让你回那个连免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啊,你妈生病时用人家三千块钱怎么办?你拿三千块钱来,让我回去交差。不然,你就是死了,我也要把你的死尸弄回去交给他!”
香子哭天叫地,就是不答应。
二叔东借西凑,也没凑出三千块钱来救香子,这对鸳鸯就这样活活地被拆散了。香子临走那天,二叔躲在家里嚎啕大哭。
戏班子虽然解散了,二叔的形象在姑娘们心中没有改变,说媒的人跑破了他家的门槛。二叔对媒人说:“要想做我的媳妇,人一定要有香子漂亮,如果没有香子长得好看免谈。”
媒人带着姑娘们的玉照,让二叔“选美”。二叔在一百多张玉照中挑来挑去,突然,他发现玉照中有一位绝色美人,虽不是“沉鱼落雁”也算是“闭花羞月。”二叔感到苍天对他并不薄,虽然丢了香子,又送来一位比香子还要美艳的姑娘。二叔最终选择了这个漂亮的姑娘,姑娘名叫小芬。于是二叔和她结了婚,也就是现在的二婶。二婶的爸爸是村小学校长,当时并不同意他们的婚姻。
戏班子解散后,二叔真的成了“二流子。”他既不会种田,也不会干别的营生,却与酒结下不解之缘。整天醉生梦死,自怨自艾,愤世嫉俗,喝醉了就大骂那些解散他们戏班子的干部们。
老丈人怕他得罪人,就对他说:“秉才啊,你就不能少喝点酒吗?你这样子要得罪人的!戏班子散了就散了,也不是你一个人,谁不在为过日子而忙活?你年纪轻轻的,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二叔低着头,任凭老丈人说破嘴皮,就是不说话。
“你说话啊,现在怎么哑巴了,一个大男人,整天游手好闲,你对得起谁呀。”二婶在一旁数落起来。
“你说够了没有!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啊!”二叔冲二婶吼起来。
二婶哭着说:“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男人养活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你倒好,整天什么事情也不做,指望女人养着你,你还是个男人吗?”
二叔一看二婶来真格的了,连忙双手抱拳,对二婶嘻皮笑脸地唱起来:“娘子呀……啊,娶妻娶妻,夫有所依,男人能养活女人,女人也同样能养活男人哪,啊、啊、啊……”
气得老丈人“咚”一拳打在桌子上,摇着头什么话也没说走了。

三、二叔教戏被辞退

二叔有文化,会唱会跳,倒也没赋闲多久。乡干部看在他老丈人的面子上,把他招去当了民办教师,专教音乐。这下这个乡村小学热闹了,从一年级到四年级的小学生,谁都能来上一段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
开学不久,县教育局检查组来学校检查工作,二叔正在教学生唱黄梅戏。男女生对唱,小男生、小女生唱得有鼻子有眼,虽然唱得不太标准,却也是韵味十足,这引起检查组的注意。当检查组来到另一个班级时,检查组的头说:“刚才我们在二年级,同学们的黄梅戏唱得非常好听,你们会唱吗?”
“会!”
“好,那你们唱一段听听好吗。”
一个女孩子站起来,起了个头:“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唱!”女生唱七仙女,男生唱董永,配合默契,有板有眼。
又是这段戏文,检查组长皱了皱眉头:“同学们,你们还会唱什么歌曲?”
“我们会唱《打碗记》!”
“《女驸马》!”
“《小寡妇上坟》!”
“还会唱《西厢记》,我唱张生,张小红你唱崔莺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自报奋勇地站起来:“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男孩刚唱完,一个小女孩大大方方地站起来接着唱下去。
来到办公室,检查组组长对校长说:“老王,我看你们学校都快成戏班子了,小学生为什么不教点革命歌曲和对孩子有教育意义的歌曲呢?一个小学校,不教革命歌曲,都教一些《天仙配》、《小寡妇上坟》等戏曲对孩子的影响不是太好吧?”
校长红着脸:“老局长,我们改、一定改,以后改教革命歌曲。”
检查组走后,校长找来二叔说:“秉才,你别再教学生唱那些黄梅戏和淮海调了,教点革命歌曲好不好?”
“我不会唱怎么教?”
校长说:“不是有简谱吗?你可以学呀!”
“我不识简谱,跟谁学?”
“你一个音乐老师不识简谱,还能做什么?你自己说吧,革命歌曲你不会,不会你就别教了,回去种地吧!”校长把受检查组的气又撒在二叔身上,其实校长更怕二叔给他带来负面影响。
二叔有话说不出,回来喝了个大醉,他一边喝一边唱起《再生缘》中的片段:“伤心已感年华改,弹泪偏逢梓里遥……”
二婶气得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骂:“你别给我丢人现眼,别嚎了。喝点猫尿你就这个熊样,别的本事没有,就这点熊本事!我叫你喝!喝!喝死你!”二婶说着说着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掀了饭桌,摔碎了二叔的酒壶。
二叔似乎清醒了一些,大骂二婶说:“你这个臭婆娘,胆有天大了,真是女人犯打,一天不打就上房掀瓦。你竟敢打碎了我的酒壶,看我不打死你!”
二婶一看二叔又耍酒疯了,爬起来就往外跑。二叔摸起一根木棍跟在二婶后面追打着。吵骂声惊动了一村子人。二叔一边追着二婶一边说:“这些个狗日的,都不想让我活了,我不就是不识歌谱吗,不让我教书,让我回家种田!你他妈的,我们以前唱大戏从来就不要什么歌……歌谱。”
二婶这才明白,原来二叔是被她爹给开除了。
二叔骂着骂着,“咚”一下子倒在地上就打起呼噜来。乡亲们好不容易把他抬回家放在床上。二婶坐在床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毛巾擦着二叔身上的泥土。


四、二叔夫妻梦不同

二叔一觉睡醒时,二婶给他倒来一杯茶:“秉才,喝点水吧,不让教书我们就不教了,回来和我一起种田。”
二叔一把抱住二婶,二婶端在手中的茶水泼了一床。二叔柔声说:“香子,我爱你。你还记得那天夜里,我偷偷跑到你家里去看你吗?”
“你给我住嘴,别再说了。你这本臭书我都听了几百遍了!”二婶哭着说。
二叔仍然抱着二婶:“要说!我偏要说!你爹和你娘都睡在外间,我偷偷从他们床边溜进你的房间里。你睡在里间的小床上,我连忙钻进你的被窝,那被子太小了,四处透风,冷风透过缝隙直往被窝里钻,冻得我直打寒颤。我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脱你身上的衣服。嘻嘻,开始你还不让我脱,是不是香子。可我非要脱,几下你就被我脱光了,后来我们就……就那个了。那个真像一把火,烧得我们两个人都熔化在一起了。这事说来也真巧,就在我们刚完事时,你妈扯着大嗓门子喊:‘香子,快起来开门,老叔送道具来了。’外面的门板被捶得‘轰咚轰咚’直响。你爹说:‘快点香子,你磨磨蹭蹭的干啥哩!’你慌慌忙忙穿上衣服出去开门了。回来时,我们用被子蒙着头笑得喘不过气来。看,你把衣服都穿错了,从上到下都穿着我的衣服。哈哈哈,你说好不好玩?香子,你怎么不笑,你干嘛哭呢?”
“啪,啪!”二婶左右开弓打了二叔几个嘴巴。
“你打我干什么呀?香子!”
“我让你睁开狗眼看看老娘是谁?是谁?”二婶一阵连哭带嚎,拳打脚踢。
二叔还是咕咕哝哝地说:“香子,你说这是咋回事呢,为什么丑人上相,俊人反而不上相呢。其实我老婆没你长得好看,可她的像片比你漂亮多了。”二叔一边说着又一边打起呼噜来。
二婶看着熟睡的二叔,自言自语;“唉,算我倒了十八辈子霉,瞎了双眼嫁给你这个孬种东西!”
二婶来到厨房,拿起碗厨里的老白干,像喝白开水一样一口气喝了小半瓶,二婶醉了。二叔一觉醒来,酒醒了。发现二婶躺在厨房的地上,他好不容易才把二婶抱上床。二婶大睡了三天,苍白的脸色仿佛是得了一场大病。
从此人们再也看不到二叔的醉态了,二叔和二婶一起下地干农活。以后再有人叫二叔喝酒时,二叔总是笑着说:“酒已经戒了,不能再喝了!”

五、二叔登台再风光

改革开放后,农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的精神生活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小山村家家都有电视机。从电视上又欣赏到久违的家乡淮剧了,二叔跟着电视唱得摇头晃脑,从此人们又看到那个曲不离口满脸笑容的二叔了。
八四年,原来解散的县淮海剧团又恢复了,剧团团长就是二叔当年的小戏迷 。一天,一辆小车开到二叔家门口,王团长慕名而来,重金聘请二叔去淮剧团当台柱子。

共 687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侧重点无非两种,一类写人,一类记事。写人,就要突出人的个性,挖掘出他自身与众不同的地方,经过艺术的加工再把他还原到观众眼前,这样的人物自然鲜活在纸上了。写事,细节、脉络、悬念、高潮通过文字的组合分工,相互渗透相互布局,以电影的方式将读者带进一系列的场景中,体会美感。但二者不可能是孤立的,人无事则单薄,事无人则枯燥。这篇小说很好地将二者融合一起,里面极具特色的对话更是以点带面,丰盈着整个小说的灵性。值得再赞一下的,结尾的神采可谓匠心独运了。【编辑:寒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09-01-17 16:19:58 很好看,很耐读的一篇小说,文字的记叙以对话为主,很好的表达了人物的心理变化.结构比较严谨,塑造人物形象也很成功,是一篇相当不错的小说.
2 楼 文友: 2009-01-17 18:58:41 谢谢无奈的飘荡朋友的评论,问好!
 楼 文友: 2009-01-17 19:08:04 我以为这是我所看到的林儿小说写得最为成功的一篇了,成功最突出之处就是写活了二叔其人,看后让二叔活在了读者心里。二叔的执着认真和无奈让人喜欢和同情,其实,生活中确实有很多像二叔这样的人真实存在的,只是结局大多不如二叔幸福而已。
4 楼 文友: 2009-01-17 19:45:2 谢谢古渡老师的评点和鼓励,问好老师!
5 楼 文友: 2009-01-18 11:14:14 欣赏林儿的小说,读起来蛮有味道的。二叔这个人物在林儿笔下显得很鲜活! 一个人静静地走进写作的氛围,这样的孤独不会寂寞。
6 楼 文友: 2009-01-18 14:57:54 作者用细腻的文笔,逼真地描写了一个艺人的故事,故事的动态过程含情节与故事,人物、情节、环境三要素有机融合得生动、具体,逼真地反映了二叔的人生之路,小说的内涵告诉我们:人生就是一场戏。(秋韵问好)
7 楼 文友: 2009-01-18 15: 4:28 好文章,把人物写活了! 人在高空,看山也平,看海也淡
8 楼 文友: 2009-01-18 16:15:27 林儿谢谢忆军老师,秋韵,亦然亦了 朋友的评论,谢谢你们的关心。问好!
9 楼 文友: 2009-02-15 22:02:5 恭喜!此贴被选入江山文学电子月刊第2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与支持江山文学电子月刊。

江山文学电子月刊每月10日发布。

江山文学电子月刊固定地址:
第2期:
开门第八件事,去看江山文学电子月刊!



【江山文学电子月刊每期投稿专区】


江山电子月刊管理组

2009.2.15.
10 楼 文友: 2011-04-07 09:27:49 林儿姐,俺又来看戏了,当我走近“二叔”,我不由自主地也入戏了
戏如人生。可不是!我们每个人在自己哭泣声中拉开了序幕,在别人的哭声中落下了帷幕。
走进了林儿老师《二叔就是一出戏》,聆听着作者娓娓道来的二叔场内场外内戏外台上台下酸甜苦辣的故事,情不自已为二叔欢喜为二叔忧,不知不觉间我也成了二叔主演的这场戏中的忠实的观众和演员,在戏场小天地里,幕前,看他入情入境,演绎着董永和七仙女的神话传奇;幕后,看他假戏真做,与小芳演绎着人间的离合悲喜。在天地大戏场,品他生活舞台上饱尝的酸甜苦辣,看他在喜怒哀乐中,扮演着人生蹩脚的闹剧。走近了二叔,不知不觉亦入戏,和二叔一起悲伤一起笑,和二叔一起快乐一起忧。走出戏剧,仍然沉心于二叔的戏情中,揣摸着隐藏于二叔戏情背后的哲理与启迪……
二叔的一生,真是就是一出戏,在剧场舞台上,他是一名出色的演员,戏台小场地,二叔扮演着才子佳人,演绎着神话传奇。《笔生花》里,他演绝了姜德华历经磨难建功绩喜与表兄结连理的爱情故事。《再生缘》里,他真情再现了孟丽君与皇甫少的悲欢离合的人间悲剧,《西厢记》里,他又演活了张君瑞和相国 崔莺莺一见钟情,私订终身的爱情史诗;《牡丹亭》里,他又展示杜丽娘生生死死为情而战的壮丽……拉开了帷幕,仿佛真的目睹到了二叔站上了舞台,淋漓尽致地展示着才艺。在那一瞬间,戏就是二叔,二叔也就是戏。二叔那戏,唱火了舞台,也唱红了自己,让他成了十里八乡年轻姑娘心中的白马王子,作为演员,二叔总是那么专情,又是那么投入,以至于他戏真做,爱上了生活里的七仙女。在台上,他有权有势呼风唤雨,可是当二叔一旦走下了剧场的舞台,在人生的舞台上他却一时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清楚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
“戏班子解散后,二叔真的成了‘二流子’,他既不会种田,也不会干别的营生,却与酒结下不解之缘。整天醉生梦死,自怨自艾,愤世嫉俗,喝醉了就大骂那些解散他们戏班子的乡镇干部。”
他总是走不出剧本里的剧情,做教师,他不识世务,革命歌曲他不教,教孩子唱起了天仙配,结果被校长辞退出局。台上他拥有万贯家产,台下他却囊中羞涩。台上他风流倜傥,台下他却举步维艰。因拿不出三千元的聘礼,他不得不强忍棒打鸳鸯,与真心相爱的小芳各奔东西,走下了剧场舞台的二叔,始终弄不清楚戏剧与生活的区别,他就是不愿意洗却铅华卸下行头,重新去塑造他自己。他不懂得曲终人散,他需再打鼓另挑弦,全心唱好生活的这出戏。能走出戏的才是好演员,走不出戏的是下九流。二叔就因为走不出戏,所以他成了乡里乡邻眼中的另类,二叔醉酒会唱戏,但他唱的是生活的辛酸,唱的是命运的不济。就因为他始终难以走下剧场的舞台,累着痛着也伤着,他这戏唱得酸涩唱得憋屈,也唱出了我的悲悯的泪水,二叔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好演员,他演不好生活舞台上的这出戏,他融入不了生活,在滚滚红尘中迷失着自己。
当幕后心怡的小芳走出二叔的视线时,他庆幸地与小芬际遇。在生活的舞台上,小芬代替了小芳在二叔心目的位上,也在极力扮演着为 的角色。但是二婶倾心尽力,还是代替不了小芳在二叔心目中的位置。她憋屈她心酸,她塑来顺利,默默承受着二叔带给她的心伤与委屈。二婶一番酒后的心灵告白触动了二叔的灵魂,也抚平了二叔酸楚的记忆,总算让二叔幡然醒悟回新转意,认准了自己在生活中应该扮演的角色应该身处的位置,他终于走出了小芳的影子,尝试着认真努力地扮演起了他在生活中应该扮演的角色,不再贪杯,不再心猿意马,不再醉生梦死,用心体验着耕种劳作的辛苦与欢愉。尽管这时候的他,仍然还是一个蹩脚的演员。但他还是一步步地演了下来。因为他已经没有了选择,因为他已经懂得既然站上了生活的舞台,必须全力演好他眼下扮演着的角色,虽然这时候,生活的舞台上,二叔只拥有二婶这么一个不离不弃的观众,他还是心甘情愿地与二婶一起上演着妇唱夫随的生活独幕剧,当剧情延伸到生活与生命,二叔的生命的戏剧里也多一自尊、自重、自强、自信和自立。
“走吧,二叔,少喝两杯嘛。”
“不喝了,现在我是农民,以务农为本,本人多谢了。”
二叔登台再风光,改革春风让他重返施展才华的舞台。这时候的二叔,又沉醉在了天仙配的角色之中,但与二叔夫唱妇随的二婶一声“董郎”的呼唤,就可以将二叔从剧情中从容拽出。从剧场到生活,二叔懂得了在不断的角色转换中汲取经验,自如地应对他面对的一切,成功的扮演着剧场和生活舞台上称职的双重角色。
在生活的舞台上,二叔只所以能够成功地完成角色的转换,能够渐入生活的佳境,这全得益于二婶这个出色配角的全力配合。在二婶眼中,二叔曾经是他的偶像,但生活中,她当年慕名倾心的夫君也曾让她伤心让她无奈让她报怨,但她并不是求全责责备,而是用一颗宽大之怀去包容,在循循善诱地去规劝。苦口婆心地引导,作者呈现在我们面前二婶这个女性是贤淑的,是端庄的,她的心胸是那么豁达又是那么朴实,又是那么美丽。
走出《二叔就是一出戏》,林儿老师给读者留下更多的对人生世事深沉的思考和无尽的回味。没错。正如林儿老师所说:人生如戏。其实我们每个人何尝不也是一出戏?我们虽然不是天才的演员,可是在人生舞台上,我们却都在扮演着各自的角色,走出了舞台,柴米油盐搭建起了生活的舞台,繁华是布景, 是彩妆,锅碗瓢盆是交响,在有意无意,我们在上演着岁月的悲喜与沧桑。我们的观众,除了自己,就是身边的朋友、亲人和同事。路过者,不会在意你;驻足者,也许会留意你;停留者,也许会关注着你;鼓掌者,也许贬低着你;怨愤者,也许嘲笑着你;即使没有掌声没有关关注没有鼓励遭人嫌弃,受人嘲笑,我们都得一路倾心尽情地演下去,即使没有观众,我们也走不下这人生的舞台,只要我们还活着。
戏在演,路过者,向你投来不经意的一瞥,给你留下一面之记忆;驻足者,望你回心一笑,但到头来只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停留者,深情凝望中给予你些许的慰藉,让你品味一份幸福的甜蜜;其他的走进你剧情的人,或给压力,或给你阻力,或给你蔑视,或给你伤害,我们都得去坦然面对,因为这所有的际遇,都是我们人生舞台的剧情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人生如戏,生活的繁杂琐碎,都是我们必须上演的戏,你怕,还得演,你伤,还得演,你累,还得演,你乐,当然最好演。
下不了舞台,你还得观赏周围别人的戏,因为别人是你眼中的风景,你同样也是别人眼中的戏,一生中你是演员,同时也是观众。
世上就没有救世主,我们也不能靠神仙皇帝。人生的戏如何去上演,关键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一场人生的戏,谁会演的比生活更真实,谁会演出真正的人生路途里的所有喜怒哀乐,也全在我们自己。 既然我们下不了舞台,那就,好好的扮演好我们的角色。 用心演好自己的戏,倾情看好别人的戏。有诗曰:
人生就是一出戏/呱呱坠地帷幕启/幕幕场场皆入戏/主角恰是你自己/人生就是一出戏/帷幕落下不由你/能唱得唱压轴戏/七彩世界留美丽/人生就是一出戏/导演就是你自己/不管悲剧与喜剧/命运攥在你手里/人生就是一出戏/真真假假眼迷离/若无真情与真心/纵是热闹也无趣/人生就是一出戏/什么角色都得替/为儿为夫为人父/责任在肩担道义/人生就是一出戏/起承转合方成剧/顺风自当扬帆起/逆流而上志不渝/人生就是一出戏/来去匆匆了无迹/但看春风与秋月/留取百味在心底/人生就是一出戏/酸甜苦辣存心底/剧情不管悲和喜/问心无愧有价值 苏格拉底说,一个没有检视的生命是不值得生存的……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导致腹泻的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