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卢赣平要把期货当一份事业来做

2019-10-13 05:5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卢赣平 要把期货当一份事业来做

  热爱是最大的动力,想象力是创新的源泉

  提要

  “对一切来说,只有热爱才是最好的教师,它远远超过感。”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这番论断让卢赣平给自己心中的那份“爱”找到了最好的解释。

  卢赣平——这位金瑞期货的总经理深爱着他所从事的期货业,无论是期货市场、期货公司还是整个期货行业,都已在他心中埋下了深深的根蒂,这让他和期货融为一体。“爱”由此而生,也随之而来。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卢赣平 要把期货当一份事业来做">

  热爱——强大的动力

  卢赣平和江西的缘分从他的名字中便可看出。他是地道的江西人,并且扎根于江铜集团,而由于江铜集团特殊的企业背景,卢赣平从一开始就与大宗商品交易结下了不解之缘,从而开启了他的期货生涯。

  和许多期货公司老总不同的是,卢赣平一开始并非金融从业人员,没当过交易员,没炒过单,也没任何金融机构或交易所的从业经历。可以说,卢赣平是个彻彻底底的“实业人”。“我上学学的是选矿专业,跟期货没啥关系。”卢赣平笑言,自己进入期货领域多少有些命运安排的成分。

  毕业后,卢赣平供职于江铜旗下的一家电缆厂,从事过生产管理和贸易等工作。由于企业的铜原料需大量进口,所以在做铜贸易的时候,对于进口铜价,就必须要有较好的掌握。关注进口铜,就自然避不开关注LME期铜价格。所以,当时的卢赣平就自然而然地接触到了期货,并且关注期货行情。同时,他所在的电缆厂还与LME有业务关系。而当时的中国,还没有期货市场,大宗商品的进出口贸易价格几乎都要以欧美期货市场的价格为基准,这样的业务往来使卢赣平对期货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

  从事现货贸易并频繁接触期货领域,这些经历让卢赣平很快就得到了踏足期货业的机会。

  1993年年底,正值国内市场经济开展最为红火的时期,中国股票市场成交火爆,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在各地纷纷抬头。当时江铜的管理者们也察觉到了市场经济带来的大商机。而由于卢赣平对期货行情有一定的接触和了解,领导找到卢赣平,提出两个设想,让他二选一:一是参与股市投资;二是加入期货部,进军期货市场。

  “因为我做贸易的时候,领导觉得我在这方面还有点天分,所以对于我来说,期货的挑战性更大。于是我就选择进入江铜的期货部。”谈及当年的选择,卢赣平显得很兴奋。

  就这样,卢赣平正式踏足期货行业。然而,中国期货行业初期发展是极其混乱的。卢赣平回忆道,当时的市场十分混乱,现货、中远期、期货等各类交易所非常多,能达到上百家,各方面都很不规范,又缺乏有效的监管,发生了很多恶性风险事件。但是,屡见不鲜的暴富传奇也让卢赣平体会到了期货市场的神奇。

  当然,对于一个初入期货圈的毛头小子而言,监管的混乱与各种暴富传奇并不是卢赣平需要关心的事儿。由于工作的原因,他还是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了期货行情上。比如,每天晚上看外盘就成了卢赣平新的生活习惯。

  卢赣平直言,自从进入了期货业,失去最多的就是时间了。白天要和其他职工一样正常上班工作,晚上则要盯着外盘到深夜。这样的生活节奏让他失去了许多和家人共度良宵的时光。“其实,对于国有企业而言,每天按部就班工作就足够了,完全没有必要熬夜盯盘。但我还是坚持天天看外盘,除了热爱,我想不到其他支撑我这样做的理由。”卢赣平动情地说,之所以能进入期货圈,除了机缘,更多的是自己对于期货的兴趣,因为热爱,所以才心甘情愿把宝贵时间放在期货上面。

  回忆起当年的期货市场,卢赣平感慨万千。“当时的期货交易比现在要原始得多。在信息技术不太发达的90年代初期,期货交易下单方式甚至还是手工报单。”卢赣平回忆说,现在的期货下单只要看准价位,敲敲键盘就行了,以前的手工报单要麻烦多了,甚至还是个体力活。因为交单的柜台大概只有两米宽,交易员却有上百个,交易的时候一定要挤进去递单子。当时很多小女孩都挤不进去,大家都是选一些手比较长、个子比较高、身材比较壮实的小伙子挤进去。“我身材比较壮,当年就经常干这个事情”。

  从言谈中,期货体会到了卢赣平那份中国早期期货人的自豪感。

  在卢赣平的记忆里,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激情的背后便是热爱。这热爱不仅仅是对于铜、对于行情、对于价格这些具体工作的热爱,更是对于整个期货市场的热爱。正如卢赣平所说,期货盘面对于许多人来说就是一堆枯燥的数字和曲线,在不参与交易的情况下,每天坚持盯盘到深夜,这样的精神头,是一种能从苦中作乐的精神头。“枯燥的数字和曲线其实都是有生命的,每一个价位跳动的背后都是有巨大的动力来推动的,蕴藏着丰富的信息,只要看到这些东西,你就会觉得期货是多么有趣”。

  ——付出再多也值得

  渐渐地,中国的期货市场开始为初期的恶性发展付出代价,几次清理整顿之后,国内期货市场几乎成了没有流动性的市场。一百多家交易所只剩下三家,可交易的品种屈指可数,交易量还不错的品种三家交易所加起来不过一两个。太多的暴富、暴亏故事让期货市场背上了坏名声。中国期货行业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反观同期起步的股票市场,虽然也经历了几起几落,但从未真正远离过投资者。证券行业的快速发展让不少期货界人士开始对中国期货市场失去信心。许多人抱怨,中国期货市场没有未来。于是开始有很多从业者觉得自己的付出是没意义的。

  但是,卢赣平却坚持了下来。

  “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特别热爱期货,所以,我觉得我为它付出的任何都是值得的。”这样的信念,让卢赣平一直坚守着这个市场。即使是在期货业加速发展的今天,期货仍难以与信托、证券、保险等金融行业相提并论,期货公司的收入比其他金融机构可谓少之又少。卢赣平却一直和身边的期货人说,在中国从事期货,不能把它仅仅当做一项工作,而必须要当一份事业来做,因为大环境决定,短期你不可能要求太多回报。

  正是基于这样的价值观,金瑞期货近几年来,进步速度非常快。在金融期货时代,券商系期货公司大行其道的背景下,实业背景的金瑞期货仍能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没错,金瑞期货就是卢赣平及其员工的事业,一项艰难且步履蹒跚的事业,但因为热爱,这项事业便值得付出。

  1997年,卢赣平进入金瑞期货,其期货生涯也越走越深。除了保持对期货市场热爱之外,卢赣平对金瑞期货也多了一份真挚的情感。

  谈及金瑞期货,卢赣平有说不完的话。

  “金瑞期货这么多年来,对中国期货市场还是有不少贡献的,特别是服务现货产业方面,我们独创的‘反向基差下的保值理论’以及‘铜加工品远期合约点价机制’得到了现货企业和监管层的广泛认可。”卢赣平自豪地说,反向基差下的保值理论给许多逆基差状态下的现货企业提供了套期保值的操作策略,解决了许多企业“怎么套保怎么亏”的难题。而铜加工品远期合约点价机制则把铜期货标准合约和铜杆等加工品关联起来,让许多铜加工品企业可以参与期货市场,锁定经营风险。“这两项成就对我个人而言,是这么多年热爱期货市场的结晶。但我更愿意把它们归为金瑞期货对整个期货市场的成就,依靠这些成就,金瑞期货让许多产业客户得到了实惠,提高了产能,锁定了风险,也成就了金瑞期货多年以来服务实体经济的金字招牌”。

  2010年,卢赣平升任金瑞期货总经理。三年来,金瑞期货财务报表上的数据翻了三倍,更是成为期货评出的2013年度十佳期货公司。

  想象力——可以无限大

  卢赣平执掌金瑞期货的这段时期,在增长率不低于每年30%的跨越式发展下,公司的传统业务实现了翻番式的进步。但卢赣平似乎并不满足于现状。卢赣平坦言,自己在期货市场这么多年,深深地感觉到这个市场有近乎无穷的想象空间。“在期货市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论断,源自卢赣平多年来所经历的那些期货界“大事件”。

  “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在1996年前后发生的‘住友事件’;另一件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卢赣平回忆道,“住友事件”发生之前,自己还天真地以为只要是较为成熟的市场,期货价格的波幅应该是有限的,风险可控,不会出现离谱的起伏。但“住友事件”后期,铜价短短几天内从2700美元左右开始,以每天200美元左右的速度杀跌,迅速跌到1900美元,这样的跌幅让他一度产生了错觉,以为是自己的软件出了问题。同时,卢赣平也亲眼目睹了个别客户几天之间流动性损失殆尽的惨烈景象。在后来了解到事件全貌之后,卢赣平开始意识到期货市场不存在“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说1996年的“住友事件”让人看到期铜价格波动的无限可能性,那么,2008年的金融风暴则让卢赣平再次放大了全部大宗商品行情的想象空间。但是,在连续出现多个品种跌停行情后,且大家都以为金融风暴将使得部分品种崩盘之时,最终的结果却是主要经济体的场内部分几乎没有发生系统性风险,全部安然度过金融风暴。“所以说,期货市场经常能给你意外,充满了想象力。”卢赣平如是评价。

  想象空间越大,就意味着可以创新的空间越大。想要让无限的风险得到控制,就必须得有无限的创新意识。期货及衍生品是最能施展这项才能的领域了。

  卢赣平认为,期货公司传统的支柱收入——手续费未来的发展趋势是要趋近于零的,这是不可逆的。要想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要依靠附加的服务来进行创新。于是,监管层放开了投资咨询、资产管理以及风险管理子公司等一系列创新业务。

  “但是到目前为止,对于大多数拿到牌照的公司而言,几项创新业务几乎都是不赚钱的。”卢赣平说,遇到这样的窘境就需要有一些创新精神来支撑,期货市场的想象空间是无穷的,现在不赚钱的业务未必就永远不赚钱,只要看清行业发展的大趋势,无论赚不赚钱,创新都要继续下去。

  卢赣平提到了资产管理业务和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他认为,这两项业务看似各自孤立,其实是有联系的,未来完全有打通的可能。首先,风险管理并不仅限于合作套保、基差交易这些传统的服务现货企业的方式,还需要有更高的金融思维加入进去,因为传统的服务方式是子公司利用自有资金来做业务,但自有资金毕竟是有限的。然而,一旦引入金融思维就不一样,因为金融是有杠杆效应的,有了杠杆,想象空间就可以无限放大了。也就是说,把资管产品合理嫁接到风险管理业务上,或利用资管产品设计出风管产品,都是有可能的。“这也是我们金瑞期货一直在研究的一个新课题,也是我们的风险管理子公司定位成金融企业的原因所在”。

  当然,中国的期货公司创新业务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投资咨询尚没有特别好的盈利模式,资产管理还有待一对多的开放,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也还缺乏配套的法律政策支持。然而,卢赣平则相对乐观。“就像我们的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在业务进行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缺乏类似ISDA协议的法律保障,业务始终难以顺畅进行。但直行走不通,我们可以绕行,不管怎么走,先把路走通就好办了。”卢赣平如是说。

  “把期货当事业来做”,“因为热爱,所以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卢赣平的这两句话不时回响于耳边,似乎说出了当下国内不少期货人的心声。

  也许,回报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卢赣平 要把期货当一份事业来做">

债券
养护
拆迁安置
分享到: